小說者-> 都市言情-> 《嫡女貴嫁》-> 第三百八十五章、出去了三個丫環
第三百八十五章、出去了三個丫環 作者:簾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7
  •     曲四小姐,請說!”香容郡主問道。

        “郡主,能否問一聲,您之前查出了什么嗎?”曲莫影也收回目光,一臉正色的問道。

        “問了,就是有一個婆子指使的,但現在找不到這個婆子了!毕闳菘ぶ鳉鈵啦灰,這件事情,那個婆子是關鍵,但問題這個婆子不見了,這件事情就落在了自家府上,想到一會母親還會再問自己一遍,香容郡主心情怎么也好不起來。

        頭微微的低了下來,神色很不好

        “郡主讓人查過門衛那邊嗎?沒有人看到這個婆子?”一看香容郡主的樣子,曲莫影心里已經有了數,又問道。

        “問過了,沒人看到這么一個婆子出門去!毕闳菘ぶ鲹u了搖頭,她早就派人去守大門處去打探了,都說沒看到這么一個婆子進來,“前后門都問過了!”

        “今天各家來的人都比較多,各府的丫環、婆子也不少,有先回去的小姐吧?”曲莫影看了看周圍道。

        “沒有!”香容郡主想了想道。

        一個站在她身后的丫環動了動,似乎想說什么,但是想了想還是什么也沒說。

        她的動作香容郡主背對著看不到,曲莫影卻是看了一個正著,心里已經隱隱有些想法。

        “沒有小姐離開,但有沒有丫環離開?或者替自家小姐取什么東西也有可能!”曲莫影假設道。

        這話香容郡主一時答不上來,她可以說沒有小姐離開,但不能說是沒有丫環離開,必竟今天來的小姐不少,但是該來的都來了,還有一些小姐忘記一些什么,讓丫環再去拿一些物件什么的,也是正常。

        回過頭看向站在她身后的丫環,這是她之前派出去打聽有沒有人離開府里的丫環。

        丫環上前行禮:“郡主,是有丫環離開的,共有三家,但之后又多回來了的!

        “哪三家?”香容郡主問道。

        “一家是何四小姐,說何四小姐忘記帶棋盤了,說一會要跟景玉縣君來一局;一家是封陽伯府的言小姐,也說忘記了一套畫筆,讓丫環去重新取了過來;還有一家是景玉縣君府上的,說景玉縣君的一柄團扇沒取來,之后讓人去取了過來!

        丫環想了想稟報道。

        “都是派的丫環出門的?”曲莫影笑問道。

        “是丫環……”丫環想了想,覺得還可以更確切一些,“是穿著各府的丫環的人出去的,回來的也是各府的丫環,因為不太熟,門口的人也記不住臉,但是三個丫環出去,回來的也是三個丫環是肯定的!

        今天來的小姐實在多,丫環們都帶了不少,有些是跟在自家小姐身邊的,但還有一些就在馬車那邊等著候命,這么一算,每位小姐帶的人都至少有兩個。

        這么多的人進去,又是第一次,長玉長公主府門口的小廝也認不出來。

        “會不會那個婆子換了丫環的衣裳……”曲莫影意有所指的道,引著香容郡主的往這個方向去想。

        香容郡主看向自己的丫環。

        丫環想了想,苦笑著點了點頭:“如果這個人年紀并不大,也是可以打扮成

        丫環的!

        各府的丫環、婆子穿著是不同的,一眼看過去就能看得出是丫環、還是婆子。

        一般婆子往小里說,也得四十歲左右,才可能稱做婆子,而丫環往往都只有十幾歲。

        “香容郡主,能不能問問您府里的兩個丫環,這個所謂的婆子是不是看起來還算年輕?”曲莫影問道。

        這話問的香容郡主臉色難看起來,如果真的是個還算年青的婆子,那可真的有可能穿上丫環的衣裳,逃離自家府上的,到時候再派個丫環過來,反正自家門口的人,也不可能準確的認出誰是誰家的,來的跟回來的不是同一個人。

        “郡主一會再問問守門的,哪家的下人回去的時候,頭低的很低,不太方便看清楚貌!鼻坝值。

        香容郡主點了點頭,既然往這個方向上想了,她自然也明白,如果真的有人假扮丫環離開,必然不愿意讓人看到臉,或者就算是看到臉,也不愿意讓人看了貌去,必竟看不,才最不容易露餡。

        對丫環吩咐了幾句之后,丫環點點頭匆匆離開。

        柳景玉一直在不遠處等著,看到香容郡主派了丫環離開,心底一驚,越發的注意到這邊的動靜。

        手指握了握手中的團扇,不能讓曲莫影和香容郡主這么說下去的,她得想個法子……

        “郡主,這是一個方向,還有一個方向,就是郡主有沒有關系特別好的,不但熟悉府里的那一處閣樓,而且還熟悉府中門衛的守門規矩,如何讓人離開、進來也最好要熟悉,否則不管哪一環出事,都可能會影響最后的結果!

        曲莫影又含笑提醒道。

        香容郡主臉色沉了下來,跟她關系最好,對她府里最熟悉的人的確有幾個,之前也曾經想過到底是哪一個,但眼下有了三個人的范圍,答案幾乎就在眼前。

        派丫環離開的人都有嫌疑,而這三個人中,和香容郡主關系最好的就是這位景玉縣君,兩個人的身份上稍有差異,看起來香容郡主的爵位高一些,而且還有皇家血脈,但景玉縣君背后的實力其實更大。

        長玉長公主有著尊貴的名頭,卻是沒有強大的實力,就沖這一點來說,柳景玉的地位已經跟香容郡主不相上下。

        更何況眼下柳景玉的身份似乎要更高了,將來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因為兩個人的身份相當,也因此關系很不錯。

        見香容郡主的臉色難看起來,曲莫影知道自己問到的都是點上了,這時候也就不是她一個小小的侍郎千金該管的事情,微微一笑:“郡主,我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對不對,如果有不對的地方,還請郡主原諒,只是怕今天的事情他日又惹出其他的事情,方才東宮的側妃還過來了!

        曲莫影這也算是含蓄的提醒香容郡主,方才裴洛安也在的事實。

        這些話,如果單獨拎出來,也不算什么,甚至有一些之前香容郡主還想到過的,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眼下這么層層遞進間,幾乎已經讓香容郡主鎖死了柳景玉。

        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跟柳景玉有關系了,枉自己之前還

        真的以為柳景玉是無辜的,至于柳景玉的目地,可能在于太子裴洛安。

        或者說今天裴洛安突然到自家府上來,可能就是跟柳景玉有關,不然這位東宮側妃為什么突然之間也要過來呢?

        至于是什么,香容郡主覺得自己一時想不好,可能還要讓母親幫著想一想了,只是這東宮的爭斗鬧到了自家府上,這口氣有些出不了,悶悶的很是不舒服,抬眼看了一眼斜對面的柳景玉,見她對自己溫和一笑,越發的氣悶起來。

        這事如果真的是柳景玉算計的,那自家方才的行事,在她的眼中是不是蠢笨的很。

        “曲四小姐跟太子妃的關系很好?”香容郡主擠出了一個笑容對著柳景玉之后,然后轉頭繼續跟曲莫影說話。

        “表姐一直很照顧我,之前我在莊子里的時候,表姐就一直派人過來教導我,我的眼睛還是表姐派人過來治好的,眼下還在鞏固的階段!鼻邦^低了下來,看得出她唇角的難過,蒼白的臉色多了幾分傷感。

        季寒月的遭遇的確讓人感傷,想起這位太子妃未嫁之前待人接物的情形,香容郡主不得不說這一位的確有母儀天下的氣度,大大方方不說,為人也公正,而且還爽快的很,和一般的世家小姐不同。

        同樣有著好名聲,這位太子妃看起來是實打實的,而柳景玉估計就沒那么真的了!

        香容郡主又一次想到了柳景玉的身上,越發的覺得不舒服。

        “太子妃和季側妃的關系這么好,現在太子妃沒了,季側妃也會照顧的!”香容郡主心里有事,不甚走心的安慰曲莫影道。

        她可是聽說季悠然還替曲莫影出頭的,之前還想著這位季側妃照顧曲莫影,也是曲莫影的福氣,現在突然想到,是不是這位曲四小姐,就是季側妃和柳景玉爭斗的引線,是她們之間的爭斗的工具罷了!

        這么一想,香容郡主覺得今天自家府里發生的事情,也可能是這兩位爭斗的犧牲品,這么一想,看曲莫影頗有同病相憐的感覺,看著曲莫影也越發的順眼起來。

        大家都是這兩個人爭斗的引線、由頭,誰還比誰倒霉不成!

        “側妃娘娘是側妃娘娘,并不是我的表姐,以往也從沒接觸過!”曲莫影苦笑著搖了搖頭,輕輕的抿了抿唇,聲音很輕,更象是自艾自怨,但香容郡主卻聽了個清楚,心里明白,看起來這位側妃做戲的可能性還挺大的。

        季側妃在做戲,柳景玉在做戲,而自家府上就是戲臺,搭給的是太子殿下看的,一時間香容郡主覺得索然無味,眼下這個時候香容郡主覺得自己想通了,這不過是太子府里的妻妾相爭的事情,搬到自家府上罷了。

        除了認倒霉,她其實什么也干不了,心里又是憋屈,又是惱怒,季悠然原本跟她沒有關系,但柳景玉這么算計自己就過份了,往日里兩個人的關系還這么好,現在想起來都是假的,真是虛偽。

        柳景玉還真是兩面三刀的典型!以后對上她的時候,得多長一個心眼,再不能如之前那么貼心相親了……

        香容郡主在這一刻對柳景玉生出了忌諱……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