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花癡女 作者:雁來憶君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7
  •     尚熠最拿手的就是配合媳婦了,趕緊面帶微笑走過去:“我家夫人說的對,我的懷抱除了夫人只能抱女兒,不會碰其他女人的!

        “尚相……”馨雅公主就不明白了,蘇小落又不是什么傾國傾城的大美人,據說最拿手的本事是種地……一個女人沒有才藝,只會擺弄土疙瘩,又沒什么靠山,憑什么獨得寵愛,霸著這樣出色的一個男人不許別人惦記!

        “公主若是有公事可以上朝或者去本相辦公的地方,其他時候請不要喊本相!

        乾郡王夫婦對尚熠今天的表現很滿意,乾郡王抱拳道:“我家王妃這些年想起被抱走的女兒,經常半夜起來哭泣,那個人不管如今是什么身份,不管她躲到哪里,我們都會追查到底,今天多有打擾,告辭了!”乾郡王拉著郡王妃往外走,剛才尚熠已經說了,這事交給他來處理。

        乾郡王相信尚熠一定會讓顧繡艷伏法的,自從尚熠坐上丞相之位,還沒有什么事能難倒他,再加上他出眾的相貌,難怪京城那么多小姐都想得到他的垂青。

        還是自家女兒有福氣,不僅嫁給尚熠做了正妻,還得到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許諾。

        “幾位既然已經來了,不如留下一起吃個便飯,有些事或許是誤會呢!大家坐下說開了也就沒事了!”馨雅公主癡迷地

        “馨雅公主,你這樣看著我相公覺得合適嗎?你是不知道他已經娶妻了,還是看不到我就站在旁邊!”蘇小落瞪馨雅公主,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花癡女!

        “敏月郡主,請你口下留德!”馨雅公主沒想到蘇小落會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訓自己,說出來的話一點也不留情面,像她這種尖酸刻薄的人,怎么配得上尚相呢!

        唐夫人向前邁了一步,把馨雅公主擋在身后:“敏月郡主,您對我們公主說話請用敬語,公主的品級可是比郡主高哦!”

        “她都要和我搶男人了,我還敬她?憑什么!她是你們西毓公主又不是我們啟豐的,沒在她含情脈脈看我相公的時候,戳瞎她眼睛已經給你們西毓留面子了,別得寸進尺!

        公主那么高貴的身份,千萬要愛惜啊,可別因為貪圖不屬于自己的人最后弄個身敗名裂的下場?丛谀銈冞h來是客的份上,這次就算了,再敢惦記我男人別怪我不客氣!”蘇小落揮了揮小拳頭,嘚瑟揍你丫的!

        尚熠在一邊含笑看著蘇小落警告馨雅公主,覺得媳婦說出的每句話,每個字都那么的動聽,宣示主權的樣子更是可愛到不行。

        今天媳婦受了委屈,晚上回家一定好好補償她。

        乾郡王代表四個人拒絕了馨雅公主,這都要跟女兒搶相公了,鬼才想和她打交道呢?

        四個人走出驛館,蘇小落勸乾郡王夫婦回去,以后也別來驛館鬧了,這件事她和尚熠會處理的。

        “一定不能放過那個姓唐的賤人!”乾郡王妃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要不是那個賤婢,自己怎么會和女兒分開十年,相認之后女兒匆忙出嫁,現在有了外孫和自己都不親近,這一切都怪那個賤婢。

        “您二位放心,這事我一定查清楚,因為那個唐夫人有使臣身份,我們必須先找到證據才能對她動手!鄙徐谙Mね蹂靼鬃约旱囊馑,不要再做這么沖動的事情了。

        回去的馬車上,蘇小落問尚熠這事怎么辦,經乾郡王妃這么一鬧,用不了多久爹爹也會知道顧繡艷回來了,不知道他會有什么樣的反應呢?

        “今晚差不多可以行動了,本來我想再等等的,經乾郡王妃這么一鬧,皇上和岳父很快就會知道,我們要搶在那個唐夫人行動之前動手!

        “我母妃說那個人身上有疤痕和痣,今晚我跟你去,我一定要親眼看看唐夫人身上有沒有那些特征!

        尚熠點頭,有特征更好辦了,今晚說不定能確定她的身份呢!

        兩個人回家居然看到蘇長安兄弟倆,這……怎么辦?蘇小落看尚熠,顧繡艷的事情還瞞著嗎?

        尚熠也沒想到蘇長安會在這個時候回來,正想著該怎么辦的時候,蘇長安先開口了。

        “那個女人回來了是嗎?”

        “爹……我們需要進一步確認她的身份,我是想等確定了她就是顧繡艷再告訴您,沒有隱瞞的意思!”

        “我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了,只想問問她當年……”

        怎么問?問她當年為什么要拋夫棄女,丈夫是她拿來做擋箭牌的,女兒根本不是親生的,難道還指望她愧疚、懺悔不成!

        蘇長安突然發現從認識顧繡艷到她離開,乃至隨后自己一邊做工一邊找人那些年就是個笑話,自己就像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傻子一樣,可笑又可悲!

        見蘇長安情緒有些低落,蘇小落走過去抱住他:“爹,你還有我和奶奶,二叔、福生,不會讓您孤孤單單一個人的。

        您受的苦和付出一切我都會替您討要回來的,等我和尚熠弄清楚她的身份,我帶您去見她,您有什么話可以當面問她!”

        蘇長安搖頭,那些年他一心想找到顧繡艷,問她為什么要丟下女兒,得知事情來龍去脈后他熄了這份心思,女兒不是那個顧繡艷親生的,她和自己在一起也只是為了隱藏身份,根本沒什么情意可言。

        還有必要問她當年的事情嗎?

        “子謙,小落要不這件事算了吧!我不希望因為過去的事情影響到子謙的仕途,那個女人如今已經不是啟豐人了,想追究的話很麻煩的!

        “爹,這事您不用管了,我和尚熠會看著辦的!

        “別影響到子謙就好,我已經不想追究了!”蘇長安現在只想徹底告別過去,把心思都用在山莊和外孫身上,其他的什么都不愿想了。

        看著蘇長安落寞的背影,蘇小落鼻子發酸,這個男人背負太多,但愿老天可憐他,這件事塵埃落定之后能讓他徹底告別過去,開始新的生活,最好找到一個真心待他的女人共度余生。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