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金匱盟》->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逞能副將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逞能副將 作者:提比留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10-12
  •     采石磯開戰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不同的記錄不一樣,考慮到這些史書都經歷過宋太宗趙光義那一朝的修飾,刪掉了徐詠之的作用,甚至他和費陽谷、李守節的名字,我們有必要說說那天的戰場上的情況。

        南唐軍其實沒有那么不堪一擊。

        后周年間的淮南,趙匡胤曾經帶著禁軍吊打過南唐軍,那是因為淮南是真正的四戰之地,必須要有船、步、馬的協調配合,才能守得住。

        但是到了長江邊上,騎兵是發揮不出實力的。

        這個時候,水軍越強的隊伍,戰斗力就越強。

        按照周卓成的籌劃,杜真的一萬步兵和鄭彥華的一萬水軍,就能完美地摧毀長江浮橋。

        前提是,兩萬人都齊心協力,拼死一戰。

        別開玩笑了,就倆人意見就不一致,杜真和鄭彥華就發生了爭執。

        天下最怕的就是把同一件事委任給兩個人。

        尤其是兩個不同的人。

        杜真是江賊出身,受了招安之后,在軍中聽令。

        南唐朝廷里有一個排序:詩人——干吏——武夫,第一等人是考進士,能作詩的人,比如徐鉉、馮延魯這樣的,可以做公卿;第二等人是州縣能吏出身,比如李嗣歸當年在南唐,雖然也考中過進士,但本身詩文平平,醉心于理財和行政,這種人可以執掌州郡;第三等人就是軍頭,比如周卓成這樣的人。

        還有等外之人,就是杜真這樣當過賊、鹽梟的人,這種人有本事、有膽略,性格沖動,但是真打起來大仗,完全不行。

        南唐十幾年沒有用兵了,上次大規模調動兵馬,還是焚燒林泉鎮和龍虎山,此外都是那種幾十號人的山賊水寇,杜真的功勞,就是打這些小寨子攢出來的。

        所以,杜真的問題就是,他根本就指揮五百人的軍隊,你給他五千人,他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就像你給一個小孩子五十塊,他一氣之下全買了糖葫蘆,你要是給他五千塊,他還是全去買糖葫蘆。

        更要命的是,指揮大兵團不是簡單能學會的。

        這也是鄭彥華這樣的軍頭瞧不起他們的緣故,鄭彥華指揮幾千人的隊伍已經頗有經驗了,他知道組織進退的難度,他用兵相當克制。

        所以南唐軍的指揮部里爆發了一場沖突。

        “老鄭,你在船上打,我在岸上打,一鼓作氣沖過去,敵人就完了!倍耪嬲f。

        完了?當然完不了。

        對面的馬步軍是曹彬,水軍是費陽谷的艦隊,十萬大軍。

        “你瘋了么?”鄭彥華驚訝地問。

        “瘋什么瘋?朝廷養了你,自己

        “不要讓你的兵白白去死!”鄭彥華說。

        說完鄭彥華就明白了,這句話對杜真是沒有效果的。

        鄭彥華是節度使,他的兵就是自己的本部兵馬。

        杜真不是,杜真的兵,除了本部的兩千人之外,是朝廷的、李煜的,撥給他指揮的,他不認識那些兵,也和他們并不親近。

        “你怕死了嗎?”杜真氣哼哼地看著鄭彥華。

        滿營的將官有二十多人,眼睛都盯著兩個人。

        愿意跟杜真一起殺一場的人,糊涂蛋、莽撞鬼,要不就是干脆一心求死的人,他們一起鼓噪了起來。

        但是不愿意跟杜真一起送死的人,卻因為這聲音的緣故,沒法開口。

        “平時還是節度使,一方諸侯,關鍵時刻要打仗,還不是我們這種粗魯軍漢沖在前面!”杜真得意洋洋地看著自己的支持者。

        “是呀,就是!”一幫人紛紛應和著他。

        那些被迫默不作聲的人,應該也是準備一開戰就逃走或者干脆投降了。

        “老杜,想想這些人,”鄭彥華指著那些沒有做聲的人,“都有老婆孩子,不要讓他們去送死,打得保守一點,沒有壞處!

        “老鄭,富貴險中求,這句話你不懂么?”

        這話實在是太荒唐了,宋軍把浮橋都架起來了,還有什么富貴?仗打在自己國土里,難道還能攻城略地不成?

        “赤壁、淝水,不都打敗了北軍么,兵在精來不在廣!倍耪嬲f。

        “老杜,下一句,叫做,將在謀來哪在剛強,你忠君愛國之心,我很贊同,但是這么盲目投入進去,大唐就危險了,我們只有保留住力量,才能夠有和汴梁和談的資本!

        “你若是想和談,那就別打仗了!倍耪嬲f。

        “你如果不想要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