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我只想繼承家產不想戀愛》-> 第358章 跟小偷有什么區別
第358章 跟小偷有什么區別 作者:麥芽昔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6
  •     “小興你……”

        文熠站起來,想要阻止,但身體已經開始不聽使喚。

        “哥,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顧忌那么多了!

        文興一把橫抱起寧夕,走到書柜后面,輕輕的撫摸了某本書,書柜猛然陷了進去,是個暗室。

        輕輕的將她放在暗室里面的床上,蓋好被子,文興心疼的撫摸著她的側臉。

        “夕夕,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對你動手的,只是沒有時間了,他已經來了!

        頓了一下,文興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道:“等我們出去后,你想怎么懲罰我都可以,但現在不行,我不能讓他把你帶走!

        身后傳來了文熠震怒的聲音:“文興!你在做什么?”

        他艱難的起身,走到暗室門口,竟然

        天!

        他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既然被看到了,文興便不在隱瞞。

        他走過去,將哥哥扶到沙發上做好,然后關閉了暗室的門。

        一切都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辦公室里的人由三人變成了兩人。

        “哥,我喜歡夕夕,我要一輩子都跟她在一起!

        “你瘋了!她是我們的……”

        文熠難以置信的瞪著自己的弟弟,熟悉的臉上卻是陌生的表情。

        “不!只要你不說,沒有人知道!哥,你不是也覺得夕夕留在顧霆鈞身邊只會受到傷害嗎?就像龍思思、像荀策,他們為何折磨夕夕,不都是因為那個顧霆鈞?現在就是一個讓夕夕遠離那個男人的好機會啊。反正她不記得顧霆鈞,那就把她留在我們身邊,由我們守護她,她絕對不會再經歷之前的痛苦!哥,你也這樣覺得的,對吧?”

        文興的聲音很激動,甚至有些癲狂,眼神中的那種狂熱,讓文熠不寒而栗。

        這還是他的弟弟嗎?

        一種怪異的感覺從文熠心底升起,但不可否認的是,文興的話讓他有些動搖。

        他確實是覺得顧霆鈞給寧夕帶來的只有痛苦,但他也很生氣弟弟暗中對寧夕的記憶做了手腳。

        可是該發生的也都發生了,寧夕確實忘掉了顧霆鈞。

        正如文興說的,這完全是一個讓寧夕跟顧霆鈞分開的好機會。

        只是,想到剛剛看到的,文熠心里十分的難過。

        “弟弟,你說的沒錯,但是你錯就錯在對她動了不該動的心思。我不反對你帶她走,但你不能再陷進去了……”

        試圖勸說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文興不耐煩的道:“哥,別說那么多廢話,你就說幫不幫我?顧霆鈞就在外面,他是來帶寧夕走的!

        顧霆鈞來了?

        文熠馬上就明白過來,原來他就是老師口中那位富豪。

        不用想,一定是弟弟對寧夕的行為讓他產生了懷疑。

        怪不得他執意要把這里設為交流會的地點,原來只是為了來找寧夕。

        “哥,求你了,幫我,不要讓他找到寧夕!

        文興哀求著,但文熠除了悲慟和憤怒,并沒有其他的表情。

        緩緩的搖了搖頭,文熠道:“回頭吧,弟弟,不要一錯再錯了。如果寧夕清醒過來,她一定會更加恨你的!

        “恨?不會的。她會愛上我的,只要我想。哥,你忘記我是做什么的嗎?”

        文興驟然變得漠然起來,唇角的笑容冷的令人發寒。

        他的專業可是催眠,只要他愿意,隨時能讓寧夕心甘情愿的跟他在一起。

        愛是什么?不就是一種心理感覺嗎?

        他完全可以讓寧夕從心底感覺到他才是她唯一愛著的人。

        “你瘋了!你封存了她的記憶,還要催眠她?她愛的人是顧霆鈞,不是你,你這跟小偷有什么區別?”

        文熠實在無法相信面前瘋狂的男人竟然是他的弟弟。

        他真的很想一拳打在文興的臉上,讓他徹底的清醒過來。

        只是此刻渾身無力的他根本連揮拳都很艱難,更別說揍人了。

        如果不是他身體抵抗力比較強,恐怕會跟寧夕一樣昏迷過去。

        聽到哥哥對自己的評論,文興低頭嘿嘿的笑了起來。

        小偷?小偷算什么,他本來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人!

        “哥,你忘了我們是什么了嗎?我們做事本來就是為了結果不擇手段的,這不是你教我的嗎?你竟然都忘了?無形的首領?”

        文熠沉默了,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弟弟的話。

        沒錯,無形這個組織是他創建的,弟弟也是他帶入組織的,也是他一手教導出來的。

        弟弟走到現在這一步,原因在于他,是他沒有教好弟弟,才讓他走上了錯誤的道路。

        微微的嘆了口氣,文熠妥協了。

        “好,我答應你。不過,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說來聽聽?”

        文興沒有直接答應,萬一他提出的要求是他做不到的呢?

        比如,放了寧夕,或者不允許他跟寧夕在一起。

        “不要碰她!

        這是文熠唯一能夠為寧夕做的事情了。

        深知他們關系的他,不能讓兩人做出任何會后悔的事情。

        如果文興真的催眠了寧夕,跟她在一起了,萬一有一天,寧夕知道自己跟文興的關系,一定會瘋的。

        他不能讓這種悲劇發生在寧夕和弟弟的身上。

        “答應我!文興!否則,我一定會把寧夕從你身邊搶走的!”

        文熠低沉的聲音帶著不可逆轉的堅定,他知道文興會明白自己的意思。

        沉默了幾秒,文興點頭答應了:“好,我答應你!

        暫時穩住他再說吧,以后的事情誰說得準呢。

        文興是這么想的,文熠也是這么想的。

        解決了這邊的麻煩,文興立馬打了電話,叫來一名下屬。

        “去,把季白辭解決了!

        “是!

        這名表面是工作人員的男子,其實正是無形的殺手。

        事到如今,他已經無需在哥哥面前遮掩什么了。

        果然,文熠在聽到他的命令后,并沒有什么反應,只是道:“臭小子,你還不給我解藥嗎?”

        “給,現在就給。反正暗門你也打不開,我怕什么!

        文興從抽屜里摸出一瓶噴霧,對著文熠噴了兩下,很快文熠便覺得自己的力氣漸漸的恢復過來。

        “臭小子,敢對你哥下手,長能耐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