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玄幻魔法-> 《狐朋仙友》-> 第二百五十七章 玄元仙洞(17)
第二百五十七章 玄元仙洞(17) 作者:獨坐前軒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8
  •     “后面的事情,咱是從二姨那里打聽出來的……”

        就在楊慈霞和黃二奶奶在一群‘過街老鼠’的指引下,摸到那個挖在客店馬槽之下的秘密地窖門口。

        至于這群老鼠是怎么注意到那些身上插著尚未燃盡香頭的黑衣勁裝漢子一個接一個得沿著開在石馬槽底部的暗門爬入地窖……那是因為客店掌柜趙老板也和這群聞香教徒一伙兒。

        為了更好掩飾那些藏進地窖的同伙,待這群人從里面將暗門推闔之后,趙老板特地往馬槽里抱了兩捆上號的干草,又往草料上面撒了厚厚一層用火烤出焦香的秕谷。

        這樣一來,馬廄里養著的那幾匹叫驢走騾一下子就被秕谷散發出來的香味吸引,邁步來到馬槽跟前,爭相將腦袋埋入馬槽中大啃大嚼起來。

        然而被秕谷香味引來的卻不止是這幾匹馬騾……

        早在趙老板安排伙計在伙房里生火烤秕谷之時,一群饑腸轆轆的老鼠就順著空氣中的香味,紛紛聚集在伙房門口。

        這群老鼠緊緊盯著那半斤在鐵勺中上下顛烤的秕谷,一口接一口的吞咽饞涎,幾十只黑豆一般得眼睛骨碌碌得轉個不停,

        就這樣,這群耗子將趙老板搬開馬槽底部暗門放那些黑衣漢子進地窖,而后又在馬槽里撒放草料的過程一幕不少得看在眼里。

        然而當這些口滴饞涎的老鼠們想要溜到馬槽中分一嘴草料的時候,馬棚里養的那匹驢子卻犯了驢脾氣,抬起前蹄重重得踢在為首那只灰毛耗子的腰間。

        伴隨著一聲尖銳凄慘的哀叫,那只耗子就像點了火的炮仗一般從馬棚里倒飛出去,撞在客店后院的磚墻上,“啪”得一聲變成一團血肉模糊肉餅,一動不動了。

        被眼前這慘烈的一幕嚇得魂不附體的耗子們,“吱吱”得驚叫著從客店后院里奪門而出,正巧在胡同里碰見四處尋訪黑衣男子下落的楊慈霞和黃二奶奶。

        見這群耗子明顯舉止反常,楊慈霞頓時心中生疑,便輕啟歌喉上前詢問:“星格~熬咪~葛恩臺;馬庫里~順哈~唔哩鋪?”

        那群老鼠聽了楊慈霞的歌聲,先是一呆,接著就熱淚盈眶得湊到楊慈霞面前,“吱吱啾啾”得朝著趙家客店的后院比劃開了:。

        “美女,你們要找的人進馬槽底下的地窖了……恩人啊,你們咋才來?別問,問就是俺們和那馬棚里面的驢子有梁子!”

        那是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縱使傾倒五湖四海八江之水也難澆此恨!

        上天敢到凌霄殿,下海敢去水晶宮,縱使佛祖壇前金翅鳥,也要拔爾頭上三根翎!

        正是在老鼠們的熱心指點下,楊慈霞和黃二奶奶氣勢洶洶得翻進客店后院,先由黃二奶奶出手,將幾匹驢騾迷暈放倒,接著就將馬槽當中剩下的多半槽草料抱去一邊。

        在老鼠們開心得“嘰嘰”聲中,楊慈霞摸出身上的匕首撬開槽底的暗門,和黃二奶奶一道小心翼翼地摸進那個黑漆漆的地窖之中。

        “聽二姨講,那一回是她這輩子少數幾次最為驚險的遭遇之一!

        那一回,黃二奶奶仗著自己身輕體敏,并且能在暗中清楚視物的優勢,搶在楊慈霞的頭里,手腳并用得在地窖石壁上的淺坑上來回蹦跳幾次,就穩穩得落在地窖的石頭地板上。

        然而就在黃二奶奶抬起頭想要偵查地窖中的情形時,她驚愕得發現,有一個全身黑色勁裝打扮的青年漢子,此刻正背靠石壁貼地盤腿趺坐。

        這人的腦袋扭向地窖口這邊,此時正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四肢大張且肚腹著地的黃二奶奶!

        作為一個生性多疑的黃仙,在決意摸下地窖之前,黃二奶奶已經將自己的耳朵貼在地窖暗門上反復偵聽過多次。

        不但黃二奶奶聽不見下面有人發出呼嚕鼾聲,并且還聽不到什么別的聲音。

        這群聞香教徒是藏在地窖里面歇息腿腳,準備明天接著上馬跑路的,現在不抓緊時間放松身子休息,一直屏氣凝神一動不動得跟自己較勁,這不是吃飽了撐的么?

        難道這群人還有閑心在底下玩什么‘暫時停止呼吸’?

        因此黃二奶奶下意識得認為地窖中的聞香教徒都已經睡得熟了,雖然聽不見鼾聲這點的確有些反常,但這有可能是人家聞香教里有一些獨特休息打坐姿勢的緣故,比如將雙臂環抱在胸前就不會在睡熟之后發出鼾聲了。

        于是黃二奶奶自告奮勇得打起頭陣,引著楊慈霞小心翼翼得潛入地窖……然后就和一個圓睜雙目的聞香教徒來了個大眼瞪小眼。

        尷尬吧?人家直勾勾得看著你呢。

        以為這伙聞香教徒是故意將自己和楊慈霞引入地窖伏擊的黃二奶奶無暇多想,頓時就人立而起,雙手沖著那個盯著自己的聞香教徒猛得一揮,一對閃著寒光的玄青金釘就這樣直直得沒入那個青年教徒的胸口……

        這時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個靠墻而坐的聞香教徒,居然就這樣眼睜睜得看著一對寒光隱隱的大粗釘子射到自己身上;既不起身閃躲,也沒有張嘴慘呼,除了那一對黑眼珠子像油鍋中的爆豆一般,在眼眶當中上下左右來回瘋跳之外,竟然一絲多余的反應也沒有。

        這下可把黃二奶奶嚇得不輕,不自覺得想起傳聞當中聞香教徒在嗅聞秘香之后,不但力大如牛,更有一種不知疼痛的邪門功夫。

        這聞香教徒即便被人砍傷臂膀鮮血四濺,也能像木頭人一般,不聲不響得用另一只手繼續揮刀搏斗,就像這只被砍落在地的手腕壓根就不是他的一般……

        想到這里,黃二奶奶只覺額上冷汗直冒,趕忙催動仙力,將另外兩顆玄青軟金也變幻成筷子粗的大鐵釘子。

        就在黃二奶奶抬頭掃視那個背靠石壁的聞香教徒,想要在其身上尋找破綻之時,她無意間發現那人的右眼眼角處,竟然出現一星晶瑩的水花??

        這是……流淚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