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魔尸大軍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西陸大洲的沙漠深處,渺無人煙,被風化了的戈壁上偶爾飛過兩只禿鷹。

        忽然,黃沙中深處一只僅剩的白骨的手掌猛地從地底伸出,接著,沙子下鼓起更大的形狀,似有一頭龐然大物蘇醒。

        辛芷在混沌中沉睡了很久,她被一股力量喚醒,在黑暗之中不斷掙扎著,直至見到亮光后便奮力沖破桎梏,她用那只沒有皮肉的手支撐著自己從地底下爬出來,伸直了腰,只看到周圍的流沙之下,開始不斷爬出和她一樣帶著腐爛臭味的扭曲著的尸骸。

        她的頭很昏沉,腦海里像有人對她發號司令一般,催促著她和其他尸骸朝同一個方向走去,手腕下意識地放在腰間上,正好摸到一把斷劍。她的頭很痛,記不起任何事,除了自己的名字——辛芷。

        緩緩低下頭,看了眼自己的模樣,帶著鐵銹的深紅鎧甲早已褪色,被砍得支離破碎,上面依舊模糊地看得見發黑的血漬,不知是她自己的還是別人的。佝僂的身軀雖然披著破舊的護甲,可也只遮住了一半,另一半身體早已被腐蝕,暴露在空氣中駭人得很。同樣可怖的還有臉,一邊掛著碎肉,一邊早已成了白骨,只有一只猩紅的眼睛滴溜溜地轉著。

        看樣子,她生前似乎經歷了一場殘酷的戰爭。

        辛芷覺得自己應該是戰死了的,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又活了過來,樣子還這么...不同常人。不過她看了一眼四周,雖然自己只有一半身子,好歹還算四肢健在,有些尸骸沒了腿在地上爬,還有些連腦袋都沒有,跟無頭蒼蠅似地在地上亂躥,看著好笑得很,這么看來自己還算是體面的了。

        她彎下身子,從身旁地上撿起一雙廢棄的生銹護手帶上,遮住兩手的森森白骨,伸了伸手指,還挺合適。剛要站起身時,眼前一黑,一個龐然大物撞向自己,“砰”地一聲,兩人抱成一團在地上滾了一圈,她覺得骨頭都要散架了。

        她抱住那團黑影,定睛一看,是位剛爬上來的無頭哥們。大家都在朝一個方向走,唯獨他是反著的。辛芷剛想要叫上他,卻發現出不了聲。她抬手摸著喉嚨悲催地發現,喉嚨斷了......

        她...是自刎的?

        無聲地嘆了口氣,拉上無頭哥們,兩人一同朝聲音指引的方向走去。

        “抓...抓住他們......”

        腦海里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辛芷發現,她的手丟開無頭哥們開始自己動作,熟練地抽出腰上的斷劍,還擺出進攻的架勢。她聽到遠處傳來許多人聲,便抬頭朝最遠的地方望去,那是一片白色的祥云,仔細看,是修士們身著不同門派的服侍從空中御劍而來。

        “殺了這些魔尸!”

        那些修士一個個身披白光從天而降,他們姿容既好,身形矯捷,還法力高強,他們下手狠辣,毫不留情地將魔尸們斬殺在地?吹綉鹩褌儽贿@么欺辱辛芷心頭有些不悅,精力高度亢奮起來,微微弓身,活動了手腳,將掌中的斷劍握緊。后腳猛地邁了出去如一支血紅的利箭利落地穿梭在修士之間。

        她動作極快,凌厲地朝身旁的修士身上砍去,畢竟這么久沒有動過,手臂一開始揮動得還不太熟練,慢慢地活動開來,便矯若飛龍,同時又力氣驚人,在一片雪白之中殺出血路,那些修士還沒來得及反應,便被她掀翻在地。

        一時間沙漠中劍光四起,晴朗的天也變得烏黑,白刃步步威逼,辛芷接連退后,斷劍已經無法支撐。

        突然,一支寒劍從她肺部穿過,辛芷感覺不到疼痛,抬起頭詫異地望著劍的主人。那是一個身著月白法袍的年輕男修士,高挺的鼻梁,劍一般的眉毛英挺地斜飛著,他臉龐光潔白皙,棱角分明,烏黑深邃的眼眸透著冷峻。

        “師妹,這魔尸太過兇悍,你們快走!”

        她伸出手想要奪過利刃,卻在觸碰道年輕修士時腦中似有火花炸開,本來一片混沌的識海好似閃過幾道亮光。

        在那一團微亮的光芒之中,還隱約有道模糊的人影。

        那似乎是她的記憶?

        辛芷想要再清楚地看一看那是什么,隨即將那個年輕男修士硬生生地往懷里一拽,把腦門貼在他溫熱的額頭上。

        “?”

        修士身上有著淡淡的清香,辛芷貪婪地呼吸著,很是喜歡,她緊緊拽著身前的人不撒手,恨不得將他揉進自己的體內。

        “你做什么?放手!”

        年輕修士以為辛芷拉他過去是要殺了他,誰想到卻靠了上來,兩人相隔毫厘,他能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腐爛的臭味。辛芷只有一半的臉定定地望著自己,腐爛的嘴角好像還往上扯了扯,陰森森地一笑。

        他便青筋一突,胃部翻涌,直接嘔了出來。

        “......”

        辛芷本想著友善地朝他示好,可誰知那修士直接吐了。

        不過剛才無意間的觸碰,竟然讓她看到了似乎是記憶的畫面,辛芷尋思著將人帶回去再試一試,靠一靠,看腦袋中還有沒有畫面。

        想到這里,便將那修士的手腕用力一打,反手往他腹部重拳打去。年輕修士修為不低,可在體格方面卻是弱項,方才著急救師妹時沒有開法盾,被辛芷猛地一擊,覺得自己金丹都要被打裂了,實在承受不住這力道,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

        “沈飛師兄!”身旁的一女修士焦急大喊。

        辛芷見狀,不等他起身,直接把人兩條肩膀卸了,疼得沈飛臉色煞白,冷汗密布,他兩手被反扣住,竟然直接扛了起來。

        沈飛個子修長,又比辛芷高出小半截,被扛在沒肉的肩胛骨上很是難受,可他又掙脫不開,連動都動不了,只好氣急敗壞地無力掙扎,“你這魔尸...快將我放下!”

        放人走?怎么可能。

        她握住插在身體里的水月劍柄,慢慢把它從自己的肺里拔出來,朝身旁的眾修士揮舞著一番,那些人見連他們當中最厲害的沈飛都被這女魔尸一拳打趴下了,此時也不知上還是不上。

        師妹青瑯可沒想那么多,她從乾坤袋里抽出一捆鎖仙繩,輕輕一挽在手中發出淡淡金光,朝辛芷道,“魔尸!速速將我師兄放下,不然我不客氣了!”

        見青瑯準備沖過來,沈飛忙高聲阻止道,“青瑯,別管我,快跑!”他正準備說這魔人兇得很他們打不過時,辛芷已經扛著他移到青瑯身旁,她個子比青瑯高許多,伸出空著的那只手,迅速將鎖仙繩一把搶了過來。

        “你!”

        青瑯自己的法寶被搶,又急又氣,粉白的皮膚上掛著一絲桃子紅,好看得緊,她側身朝辛芷攻去卻挨不到人半毫。

        “你把師兄還給我,我們就放你走!”青瑯邊打邊威脅,想了想又道,“還有你身旁的那些魔尸!”

        辛芷停下手中的動作,仔細想想,和這些人無冤無仇,只要青瑯承諾不傷害自己和其他魔尸,放了他們也是可以的。

        正準備點頭,忽然腦中的聲音又想了起來,一時間本來稍微清醒點的意識又渾濁了起來。

        “回...魔...宮......”

        沈飛發誓,他看見魔尸點了點頭。

        這女魔尸莫非還有神智不成?這可真是聞所未聞。

        就在他出神時,忽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意識壓過來,讓人窒息。這股魔氣來勢洶涌,肆意霸道,定是位魔嬰期以上的魔修。

        好在這股霸道的魔氣沒有盤踞太久,等緩過氣了,卻見著女魔尸又站在原地不動像是被控制一般。

        莫非是那位魔修定是在控制這些魔尸?

        “姑...姑娘?”沈飛試探著問道。

        聽見聲音,側頭看了眼沈飛,她半邊沒有皮肉的臉讓沈飛又是一陣胃腸翻涌。

        青瑯見魔尸久久不動,也覺得不對,警惕著小心問道:“怎么說?放還是不放?”

        正說著,只見辛芷動了,兩手舉起將沈飛往地上一扔,“哐”地砸了個實打實,青瑯一聲“師兄”還沒喊得出口,鎖仙繩已經被強行奪了過來,另一手還將她和沈飛繩牢牢捆在一起,動彈不得。

        這一套|動作竟是在眨眼見完成,青瑯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接著,辛芷從她腰上拿下乾坤袋,在里面翻找著什么,見狀,青瑯不悅大喊道,“你做什么?那是我的袋子!”

        “放開師姐!”

        身旁,兩名同行的修士朗月和朔風,見師兄師姐都被抓住了,哪里來沉得住氣,立馬抽出寒劍向她刺來。

        辛芷在乾坤袋里搜刮了半天又從里面拿出幾條普通繩子,抬頭見二人正好送上門,便四指繞住劍身,將人一同往自己身邊拉過來,也用繩子綁得結結實實。

        四人哪里會想到,會被一只不起眼的魔尸捉住,沈飛更是后悔那么沖動,沒能保護好師弟師妹。

        就這樣,辛芷拖著四個修士一路朝魔宮走去,魔尸們雖然在一開始損失了許多,但他們靠源源不斷的魔氣支撐,不知疲憊,還越戰越勇。不一會兒,大伙兒幾乎人手拖著一個修士,朝同一處走去。

        半路她還碰到了無頭哥們,這哥們沒頭,抓人對于他來說還是有些困難,辛芷分了他兩個人。

        無頭哥們學會了用魔識感受身旁的物體,辛芷散發出來的魔氣是青粉色,熱熱暖暖,靠著舒服,而修士的則是純粹的冰藍色,他一點也不喜歡。得知辛芷抓了四個修士,他晃了晃身體表示祝賀,還主動扛起兩個一同回去。

        看到這兩魔尸之間的交流,沈飛覺得自己今天真是撞了鬼了,沒錯,還真是撞了女鬼。

        他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帶著隊伍前來幫弟子們助戰,人沒救著,反倒被這女魔尸卸了雙手,打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F在好了,他被抓就算了,連同小師妹還有兩個師弟一同給捆了起來,也不知道接下來會去哪里。

        不過想到剛才這女魔尸出乎意料的動作,確實奇怪。想著暫時也跑不掉,只好靜下心再觀察一番。

        兩只魔尸扛著四人緩緩朝魔宮走去,青瑯哭了一會暈過去了,兩個小師弟也放棄掙扎,沈飛倒掛在辛芷沒肉的肩膀上頭暈目眩,難受得不行。心中郁悶,這女魔尸怎么力氣那么大?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