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沙漠魔窟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寒風呼嘯而過,黃沙掩蓋住打斗的痕跡,轉眼間又是一片茫然。在沙漠深處,被風侵蝕的峭壁佇立在茫茫大漠之上,西邊,晚霞漸落,大地再一次陷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青瑯蘇醒過來,眼睛已經哭腫了,發現自己還被辛芷扛著走時,臉色又白了幾分,蜷著身子,眼神也充滿著恐懼,不安問道,“師兄...她要帶我們去哪兒?”

        算了算,他們已經在大漠里走了三個時辰了,余暉慢慢落下,扎進沙丘里,留下火紅的熱在天邊。眼見著太陽都落了坡,沈飛心道,恐怕這里的魔物要開始狂歡了。

        怕師妹受到刺-激,只好輕聲安慰道,“我也不知,兵來將擋便是,你之前可有將師父給的尋影蜂放出去?”

        青瑯聽聞蹙緊眉頭,支支吾吾,“哎呀”一聲,懊惱道,“這女魔尸眨眼便將我捆了起來,之后又將乾坤袋搶走,我...我還沒來得及......”

        看來是指望不上門派來人救他們了。不過沈飛做事細致,他每日都會給明心宗傳消息,現在被抓了沒法傳信,希望師父能夠注意到這不尋常之處。

        就在前些日子,他接到消息稱,有魔教余孽在西北鐵丘山大漠出現,便向門派請纓,前往查探。自一千年前,修真界第一大能天凌子將洲海魔國里的魔修盡數屠盡后,他們再也沒有出現過。鐵丘山是這一帶沙漠的名字,由于許多被風化的峭壁看著形狀如鐵丘一般,所以取名鐵丘山。

        這附近礦物豐富,自古以來便是各國相爭之地,他帶著青瑯和師弟們前來,一路發現不僅是魔修出現,沙漠附近竟然出現了許多魔尸!這些魔尸來勢洶洶,它們非人非魔又無意識,見人便啃食。那些魔尸出現在這里,定是魔修作亂,如今形勢看來,不知道又要惹出多少是非。

        辛芷沒有理會兩人在肩上的私語,她聽不懂兩人在說什么,和無頭哥們扛著拖著沉重的步伐與其余在戰場上還活下來的魔尸一同朝峭壁走著。

        這一帶的峭壁高大巍峨,上面布滿了千百年來風蝕的痕跡。他們聚集到一處最大的石山下面,只聽腦海中一聲令下,那石山上金色的咒文浮現,這座石山竟然是一堵門!

        “哐當——”

        石門晃動著笨重的身體慢慢打開,漸漸地,便露出一個黑色的洞窟,里面陰風陣陣,撫過之處讓人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帶著腥味的陰風襲來,強勢地躥入鼻息,青瑯打了個寒顫咬住嘴唇,半哭著道,“師兄...他們...他們是不是要吃了咱們?”

        沈飛試著驅動內力,可這鎖仙繩實在太厲害,把他的功力封得死死的,他抬頭擠出笑容安慰道,“不會,我們不會死在這!

        辛芷的腳步開始朝洞中移動,他抬頭向身后望去,心道這里應該就是魔人的聚集之地,決不可久留,他必須得想個法子帶著師弟師妹離開這里。不僅如此,還要將魔宮所在的地點傳給門派。

        接下來只好見機行事,不惜一切代價逃出去。

        低沉的聲音又在腦海中想起,指引著眾人向洞中行去,辛芷好不容易從被控制的混動中清醒過來,她頓了頓身子看到大伙兒跟失了魂一樣,整齊地邁進洞口。她朝身旁的無頭哥們踢了一腳,這力道不算太大,可那哥們還是被踹到了地上。這一摔立馬也跟著清醒過來,他晃著身體從地上爬起來湊到辛芷身旁用胳膊碰了碰她的肩,好像在問她為什么要踢自己?

        辛芷說不了話,只有搖搖頭然后朝洞口指了指,示意他看周圍。無頭哥們很有默契地理解了她的意思,朝周圍感知了一圈,驚訝地發現大家都似乎被控制了,他記起剛才自己的識海也是一片渾噩,若不是辛芷踢了自己一腳,恐怕還被-操控著。想到這里,他從地上托起朗月和朔風的腿,親昵地在辛芷身旁碰了碰表示感謝,兩人哥倆好地又繼續朝洞里走。

        沈飛看到這一幕有些愣,魔尸是這么交流的?他們真的是人們口中恐怖的魔尸?怎么感覺有點傻?不過這想法只持續了一會,忽地感受到周圍的溫度驟降下來,他們進洞了。

        陰風嗖嗖,洞內充滿著腐朽的尸臭,隨著辛芷搖動的移動,沈飛注意到他們已經走進了一處寬大的類似于祭壇的地方。這些魔尸走到祭壇周圍便不動了,辛芷見狀將肩上的兩人扔到一旁,靜靜觀察著四周。

        此時,眾魔尸圍在一起,在祭壇中心最高處走出來一人,他戴著兜帽,將看似病態薄弱的身形籠在黑暗之下,他走得極慢,仿佛每一步都耗費了許多力氣。

        沈飛心想恐怕這就是那位魔嬰期的人了。

        只見那人被身旁護法攙扶著,走到正中最高處的石階上,緩緩抬手,四周的陰風開始變得急躁,沈飛立馬感受到一股強烈的魔氣,他本身就被鎖仙繩封住了法力,現下被這狂傲的魔氣鎮壓得頭痛欲裂,無法呼吸,胸口好像撕裂了一條縫有股洶涌的潮水噴涌而出,他張開嘴,那是一大口鮮血。

        另外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沈飛尚且內傷,他們直接便昏了過去。辛芷卻覺得這風舒爽得很,吸進鼻子里,渾身都暢快。

        等吸夠了,她才想起地上的人,側過身,只見沈飛蜷縮在地上模樣憔悴。

        她兩步走上前,蹲下身打量一番,伸出瘦骨如柴的手將人攬了過來,讓他輕輕靠著自己被鎧甲包裹著的那半邊肩膀。她也不清楚為什么要這么做,只是很自然地覺得這樣沈飛會好一些。

        沈飛哪里還有力氣拒絕她,只得任其擺弄,不得不說他靠著比躺在冰冷的地上舒適許多,他閉上眼睛一點也不想看見辛芷身上另一邊的森森白骨,縱使他見過許多妖魔鬼怪,也還是覺得滲人。

        辛芷這一拉,兩人觸碰在一起,腦中又閃過一些沒有見過的片段。

        可是那些片段速度太快,她還來不及看清便沒了。辛芷有些不甘心,她將身體正對著沈飛,兩手定住他的臉頰,在那雙充滿疑惑雙眼的注視下,硬拽著腦袋靠向自己。

        “...!”

        眼見著兩人越來越靠近,沈飛震驚之余不忘移開雙眼,只是這一瞥,目光又落在那一半白骨一半腐肉的肩頭上,胃頓時又開始翻涌,“不要......”

        他覺得要是辛芷再用一些力氣,頭便碎了,無奈那摁著腦袋的手力氣實在太大,怎么也掙脫不開。而擺弄的人不停地將兩人的額頭靠來靠去,腦中卻再也沒有閃過任何影像。

        沈飛垂著眼避開辛芷可怖的面容,順而向下,看到辛芷的胸甲。雖然她現在是魔尸,但生前是個女人,沈飛有些尷尬地想要避開那個位置,卻正好看到左邊破碎的胸甲有一處又黑又深的箭傷。

        方才在背上沈飛也看到這樣一個傷,那一箭射穿了她的心臟。

        他心里驟然一愣,又由下至上打量著辛芷全身,灰撲撲的鎧甲有許多被刀劍砍斷的痕跡,乃至右半身的斷骨上都是交錯的刀痕,看得是觸目駭心,目光向上,一道淤黑的劍傷橫在她纖細的脖頸上,皮肉向外翻著,割破了喉管,只能發出“喝”的氣息聲。仔細一看,劍傷外還有勒痕,沈飛不禁心頭詫異,這個女魔尸,到底是經歷了什么?被人這樣殘忍...殺害?

        看到這些觸目驚心的傷痕,他忘了掙扎,而是任由辛芷將額頭貼在自己前額,反反復復,直到最后她氣餒地松開手,默默地坐會原地。早在這一路,他都在觀察著辛芷,這魔尸實在怪異,不似別的那般兇殘,還似乎有自己的意識?或許她便是逃出去的突破口。想到這里,沈飛臉色才好轉,掛出沒有感情的微笑,“姑娘......你對著在下做這個動作,是有何寓意嗎?”

        這個動作,辛芷反復做了許多次,沈飛認定,它是有特殊意義。

        辛芷沒有理會,悄無聲息地坐在一旁。

        沈飛沒有放棄,努力探過身子問道,試著笑得再真誠些,“那姑娘可否想一直與在下靠....額頭?”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辛芷,不錯過她的每一絲表情。沒錯她現在能看懂一些這個女魔尸的表情了。雖說她只有半邊臉,還是個啞巴,但不妨礙她做一些動作。比如氣餒時輕輕地嘆氣,眼眸上揚時的驚訝,偶爾還會扯著嘴角表示歡喜。此時他能夠感受得出辛芷因為靠額頭失敗而喪氣。

        果然,辛芷眼中的抬起眼眸有了動作,朝他望了過來。沈飛心里暗喜,這女魔尸果然有意識!這樣一來就方便多了!看起來她確實是需要自己。

        他清了清嗓子,使自己看起來鎮定,“姑娘既然能聽懂在下說的話,真是令人欣喜......只是在下被你綁來這里,說不定待會就被他們吃了,在下......就不能給你靠額頭啦!

        辛芷聽聞一想,立馬焦急起來,稀疏的眉毛都似乎皺了成了一團,沈飛笑道,“不過沒關系,只要你肯放我師弟師妹出去,我便一直跟著你好不好?”

        駭人的女魔尸看著沈飛許久,歪了歪腦袋又低下頭皺眉思索許久,最后點點頭算是答應了。沈飛見狀大喜,“真的?你真的愿意放我們走?”

        辛芷想說,是放他們走,你不行。不過她說不出話來,只好抬起手緩緩地指了指沈飛和自己。

        沈飛何等聰慧,他立馬點頭道,“好,都按姑娘說的做,在下留在這里便是!

        才怪。

        等他一出這個山洞,立馬御劍回明心宗,再也不會見著這女魔尸了!

        怕辛芷不信,他主動挪了挪身子,忍住視覺上的不適,伸長脖子朝她慘白的額頭上碰了碰,道,“真的,在下不會騙你!

        辛芷安靜-坐著,感受著沈飛的主動示好,她自打看到這修士便對他有莫名的親近感,眼下,這人又愿意留下來和她在一起,若能想起生前記憶,倒也是不錯。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