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進明心宗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師兄......”

        青瑯看著沈飛頂著黑眼圈又從救苦天尊像上扯下一匹布,將辛芷整個人包裹得嚴嚴實實,以至于她連看路都看不清,不小心還摔了個跟頭。

        “你真的要帶這個魔尸回宗門?”青瑯有些不安地望著沈飛。

        俊朗的修士點頭認真道,“你的鎖仙繩還在她身上,況且回去后師父或許能夠通過她研制出魔尸的方法!蹦侨朔悄,非死非活,他們力大無比,連沈飛這種金丹修為對上都尚且吃力,若魔尸大軍進攻,恐怕各大宗門會迎來一場浩劫。

        他從自己的乾坤袋里拿出一條繩子將辛芷的手腕和自己綁住,并示意她拉住繩子。

        辛芷照做,她站在高大的修士身后,冷冽的清香如寒梅綻開,輕輕靠近,感受這道令人親近的氣息。沈飛沒有注意她,捻起法決,“嗖”地一聲,水月劍出現在兩人腳下了,辛芷神色陡然一緊,抱著沈飛的腰不放。她力道很大,手指深深扎進沈飛腰腹,他眉頭輕皺,大喊一聲,“起!”

        水月劍慢慢升空,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原地。

        水月速度極快,狂風迎面吹得睜不開眼,沈飛幻化了一道屏障,將空中的寒風隔開,站在里面如平地一般。見辛芷還抓著自己,道,“姑娘,水月已經平穩,你可以放開在下了!

        辛芷被下方的景色所迷,并未在意沈飛語氣里的不悅,她低下頭,茫茫沙海之中隱約可見小城鎮,偶爾還能看到駱駝群,她哪里見過這種場景,拉著與沈飛相連的線興奮地拍著手。

        沈飛見她這幅沒見過世面的模樣甚是好笑,他將水月劍降低些,底下的景色看得更加清楚。

        魔尸呆呆地盯著下方的城鎮,他們已經飛進了大齊的疆域。

        放緩了御劍速度,不多久便到了大齊的京城——朝都,繁鬧的大街上盡是綠瓦紅墻,突兀橫出的飛檐上,掛著著商鋪招牌,粼粼而來的車馬,川流不息的行人,都洋溢著恬淡愜意的笑臉。日落斜陽,揮灑在金色的大地上,猶如置身于色彩絢爛的盛世長圖。

        見她目不轉睛好奇的樣子,半截身子都要掉下去了,沈飛拽著線,輕輕將她拉回來,放低聲音道,“此地名朝都,是大齊,乃至是西洲大陸最繁華的城邑!

        朝都......

        她覺得腦海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涌,卻又想不起任何。她起身一把抱住沈飛的頭,貼在自己的前額,試著看有沒有什么頭緒。

        沈飛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弄得不知所措,他本想推開辛芷,卻發現她手上力氣之大,跟快膏藥似地黏在自己身上,根本無法扯開。

        兩人額頭緊貼,她甚至能聞到屬于沈飛身上的那股清冽的冷香,讓人平靜而舒緩。過了許久,雖然沒什么變化,不過那香味倒是很喜歡,她看了一眼沈飛,調整了下位置毫不顧忌地再次抱緊他,將頭埋在頸間蹭了蹭貪婪地呼吸著他的味道。

        沈飛卻一頓,不悅道,“姑娘,在下需與你商議一下,”他必須得和魔尸好好說一下,這動不動就抱來抱去的,成何體統,她身上尸味重,實在是令人頭疼。況且本就只是施計將其帶往宗門后收服,這一路只需安撫即可。

        他試著推了推,好半天才將人從身上扒下來。

        辛芷不明白,只聽沈飛道,“雖然在下答應過今后跟著姑娘,可畢竟人魔有別,所以...我們之間得立法三章!

        他決不能放縱辛芷這不分時間地點對他動手動腳的習慣,雖然她并無惡意,可一想到那張半邊白骨半邊腐爛的臉貼著自己的被就頭皮發麻,.忍了一路這才忍不住道,“第一,你我之間最多一天只能靠一次,并且需經過在下的同意才行,其余時候在下會與姑娘保持距離。第二...在下還沒想好,之后想到了會告知!

        畢竟還是忌憚這位武力出眾的魔尸,緩了緩語氣道,“人魔有別,你我太親近被同門弟子看到會誤會的......”

        辛芷一愣,想到與自己在一起時,沈飛總是皺著眉頭不高興,原來自己給沈飛添麻煩了,她點了點頭表示,退后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

        不多久,腳下的景色開始變化,過了朝都,人煙開始稀少,耕田與森林變得密集,這便是到了小昭山。

        周圍的靈氣越來越濃,四人施法,將劍停在近處的山路上,青瑯見沈飛鐵青著臉拽著根繩子,跟牽小狗似地拉著辛芷。她走上前聞到沈飛身上一股腐臭味,捂著鼻子道,“師兄,你身上什么味兒,怎的那么臭?”

        沈飛詫異,抬起胳膊聞了聞,橫著眉毛掃了辛芷一眼,道,“無關緊要,師妹,我們快上山吧!

        明心宗位于小昭山上,此宗在西洲大陸乃仙宗之首,原因無他,明心宗出了一位大乘期的尊者,名天凌子。

        一千多年以前,明心宗還是個無名小宗,可這天凌子天資聰慧,六歲筑基,二十歲便突破了金丹修為揚名天下,又用兩百年時間突破元嬰期,修真者,往往達到金丹已是不易,而突破元嬰更是寥寥無幾,天凌子卻用了四百年時間沖破了分神期成為大能尊者。

        然而,流傳最廣的,還是他降服魔修的事跡。早在還是元嬰期時,那天凌子便被血月魔尊抓了去,妄圖剜其心,食其肉?烧l知,天凌子卻在那時候突破了,一劍刺穿了血月魔尊的魔核。

        更令人折服的,是他怒屠洲海魔國。據說當時天凌子去凡間尋找渡劫機緣,卻碰到肆意作亂的魔修,他們盤踞在洲海國,戾氣遍野,為虎作倀。以附近百姓血肉為祭,妄圖顛覆六界,主宰眾生。

        可是,這些魔修碰到了天凌子。

        據說那時天凌子只身一人,赴洲海國,傾天道之力施展陣法屠魔陣,將那里的魔修屠盡,從此洲海魔國消失在世上,再也無法為禍人間。

        后來,在人們以為天凌子再也無法提升道法后的一千年,他又突破到了大乘。

        他的存在引來無數想要加入明心宗的修士。從此,明心宗名聲大噪,直到現在也是威名遠揚,成為了西洲大陸最大的宗派。

        然而天凌子這人卻十分神秘,自從與魔修一戰之后,他便鮮少出現,只是在小昭山布下屠魔陣后,獨居在十方島上不再問世事。

        此時,小昭山下聚集了大批慕名而來的人群,今日正好是明心宗二十年一次開山招募弟子的日子,待會兒要進山,沈飛生怕大家看出辛芷與眾不同之處,他解開手腕上的繩子,令青瑯從乾坤袋里取出一套女道袍,替辛芷換上。

        兩人鉆進空間,辛芷扭捏地脫下身上破布露出陳舊的盔甲遞給青瑯,接過戰甲,她撫摸著上面依稀可見上面的因戰斗留下的痕跡,在鎧甲胸口處,一道深邃的箭傷觸目驚心,四濺發黑的血漬將周圍的花紋覆蓋,

        她抬頭凝視著辛芷一半腐爛一半骸骨的身軀,忍住想要嘔吐的沖動,逼迫自己打量著面前行為怪異的魔尸。辛芷的身形高挑,可最多也就十多二十幾歲,想到她如此年輕卻身死在戰場,之后還被人煉成魔尸禍亂人間,一時間她竟然覺得內心有些同情。

        之前,看到辛芷可怖的模樣,她是有些害怕的,可現在,知道這魔尸并未有歹心,青瑯卻破天荒想了解一下,辛芷生前是什么樣的人。

        她捻起清凈咒,熒光圍繞著辛芷,所過之處變得干凈,只是,她身上的傷痕和腐肉更加清楚地突顯出來。辛芷背過身,僅剩的那一半傷痕累累的皮膚上,模糊地露出蓮瓣一樣的花紋......青瑯張了張嘴,遲疑片刻又閉上了。她小心翼翼地翻出一張青銅面具,遞給辛芷道,“魔尸姑娘,戴上它吧!

        待換裝完畢,辛芷從空間里走出來,看到臉上扣著的面具沈飛滿意點頭,只是在看到脖子上的劍傷時,擔心被人發現端倪,便從自己的乾坤袋里找了一張自己的狐皮圍脖替她戴上,接著又取下青瑯的帷帽扣在辛芷頭上,一邊打理整齊,一邊放低聲音道,“姑娘,任何時候都不可揭開帷帽......”又補上一句,“也別讓其他人揭開!

        辛芷點點頭,她知道自己樣貌嚇人,這些修士真好,還為她準備了面具和衣服,于是安靜地任沈飛為她裝扮。辛芷身形高挑纖瘦,穿著寬大的道袍,此時又被帷帽一罩看著竟然有些出塵脫俗。

        擔心辛芷被人群沖散,沈飛領著人慢慢朝明心宗走去。身后的人似乎有些緊張,牢牢抓住沈飛的衣擺,他微微一愣,沒有避開,只是回看著她,示意不要擔心。

        小昭山脈連綿不絕,靈氣充裕,深綠淺綠相間,千姿百態,美得叫人心悸。蜿蜒小路一直延伸到峰頂,千山萬仞之上,霧靄繚繞,煙云縹緲,似幻覺似仙境,美麗的不再真實。

        明心宗位于小昭山半腰處,從外門到前殿又有九百九十九步石階,沈飛一行人來到外門,竟然見到守門弟子在記錄每人的身份,沈飛心頭道了聲不妙,迅速一把將辛芷藏在身后,朝朗月問道,“怎么回事,今日怎么還要檢查靈碟?”

        朗月皺了皺眉,道,“或許是招募弟子太多,怕魔修趁亂進來。無事,我可以做一枚靈碟,不過得花些時間!彼凤L道,“師弟,你和我去找一塊靈碟大小的石頭!

        還未等兩人離開,沈飛聽到一嬌媚聲,怯生生,羞答答,“沈飛師兄,你怎的在這兒?”

        朗月和朔風噗嗤一聲笑出來趕緊趁機離開,只見沈飛摸了摸鼻子猛咳了一聲將辛芷拉至身后擋住,回應道,“微若師妹!

        微若是煉丹閣下弟子,又是長老紫靈君親傳,那紫靈君是明心宗的有名的冰山美人,若說天凌子天賦第一,那她便是自天凌子之后又一出世天才,僅僅八百年便突破了元嬰中期,從此,煉丹閣在宗門內聲望大漲,其門內弟子更是自傲不凡。

        青瑯見沈飛動作,也側身擋住辛芷的身影,上前行禮笑道,“微若師姐,什么風把你吹到這里來了?”

        微若順聲望來,揚起嘴角步伐婀娜走上前來,眉梢飛揚,“近日聽聞魔修異動,現下宗門招新,師父令我等在此地嚴查入宗人士的身份!彼佳酆Φ赝蝻w,“師兄這是才做完任務回宗?”微若等著沈飛回話,目光卻不經意落到他身后一道娥娜翩躚的身影上,瞬間愣住了。

        那道身影高挑纖細,宛如翠竹,明明被帷帽遮住卻看不到樣貌卻依然能夠感受她綽約多姿,風華絕代。

        微若張了張嘴,聲音有些顫抖,“這位姑娘是誰?”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