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宗門開打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師兄,她是誰?”

        微若抬高聲音又問了一遍,青瑯上前擋住辛芷的身影,把微若的臉掰向自己,驚訝道,“師姐,幾日不見,你皮膚怎么這樣白皙透亮了,是不是又用了什么美顏丹?”

        還未說完,微若便將青瑯一把推開,直徑走到辛芷身旁,仔細打量一番。她穿著的是明心宗的道袍,而明心宗的女修士大多都在煉丹閣里,微若可從來沒有見過。而這樣出眾的妙人,即使是在其他宗閣也應當會有所傳聞,她軟襦著聲音問道,“請問姑娘是那個閣的?為何我從未見過你?”

        默了一會兒,見眼前的女子并未出聲,微若覺得有些掛不住臉,譏諷道,“好大的架子,竟然不把我們煉丹閣放眼里!

        微若乃紫靈君親傳弟子,自是受身邊人尊敬,又從小被各種仙丹養著,如今已是筑基八層,在眾弟子之中屬于佼佼者,她哪里受的了別人不把她放在眼里,于是抽出腰邊的天青寒劍直指著道,“莫不是哪個腌臜地方偷跑進來的吧?”

        “師妹,不可胡言!睋亩嗌露,沈飛擋在兩人身前企圖化解。

        見辛芷不動以為她定是害怕了,提起劍鋒挑起帷帽的薄紗,想要看一看她的真面目,誰料,劍尖剛觸碰道薄紗,一股強大的力道將人拖拽了過去。

        沈飛還沒來得及阻止,就看到微若跟一塊抹布似的被扔了出去,辛芷力道極大,這一扔便丟出個兩三丈遠。

        糟了。

        微若被摔到樹干上,“轟隆”一聲,千年古樹攔腰折斷,她嘴角滲著血疼得直不起腰,惱怒地掐指捻著口訣,只見妙手之上出現了一條帶著火焰的鞭子。她朝辛芷用力一揮,鞭上的火舌如兩條火龍奔涌襲來。

        “青瑯你躲開!”

        玄火鞭!沈飛記得這根鞭子是紫靈君贈與微若成功筑基的禮物,上面的火乃上古遺留真火,所及之處,寸草不生。

        “微若師妹,停手!”

        沈飛擋在辛芷身前,那火舌速度極快,水月還未出鞘,“啪!”地一聲擦過他的側臉,一瞬間皮肉外翻,鮮血直流。

        微若見鞭子揮錯了人連忙急道,“沈飛師兄!”

        辛芷抬起頭來,伸出手想要觸碰了面前青年的臉頰,卻見其隱隱朝旁邊躲了一下,便停在半空,她猩紅的瞳孔下殺意漸現,沈飛沒來得及理會微若,他感覺魔尸散發出來的魔氣逐漸濃郁,心下慌張生怕被旁人發現,急忙壓低聲音道,“不要動用魔氣!”

        辛芷哪里聽得進去,她此刻腦中一片混沌,躁怒,于是推開沈飛,一步步朝微若走去,她走得極穩,每步都震懾出凌厲的殺機,居高臨下地看著微若,抬手伸向她。

        “你做什么?走開!”微若反手一鞭,卻沒想到鞭子甩到半空中便停住了,只見辛芷徒手緊緊拽著玄火鞭,那火鞭面上的真火碰到辛芷手掌上的魔氣,瞬間勾勒出耀眼的火花,炸的噼啪響。

        微若睜大著眼睛不可思議望著,嘴里恐慌道,“魔氣........”

        辛芷身上魔氣不強,不多久便被真火吞噬,那烈焰灼燒著她的手心,卻感覺不到疼。她非人非魔,只是一具靠著魔氣行走的骸骨,就算此刻粉碎也感覺不到半點。

        她的腦中只有一個想法,便是殺戮、毀滅。這些礙眼的火,礙眼的人,統統消失才好!

        微若臉色蒼白,她面對修為比眼前這人更強的魔修時也從不懼怕,可不知為何,那帷帽的背后似乎有一雙饑渴的雙眼如餓了許久的野獸一般注視著自己,讓她渾身狼狽,甚至還有一絲膽顫。

        手中的玄火鞭已經快把整個護手吞噬,辛芷依舊緊緊抓住不放,她拖拽著微若將她拉到自己身前,伸出另一只手狠狠掐住她纖細的脖子,只要辛芷的手指一動,她的喉嚨就會碎掉,這個煩人精再也不會傷害到沈飛了。

        沈飛沒想到這個魔尸見到自己的傷后會有此反應,怕她惹出更多事端,便上前伸出修長的手指握住辛芷被真火灼燒的手掌,一瞬間,那真火仿佛得到了更多了燃物,貪婪地肆意漲大,包裹著兩人的手瘋狂地吞噬。

        “收手,我沒事!鄙砗髠鱽磔p輕的,溫和的聲音,是沈飛,他安撫著被怒氣點燃的辛芷。

        沈飛雖然有金丹修為,能承受更多的傷害,可也經不住上古真火的灼燒,他疼得咬住后牙槽,青筋突起,卻又隱忍著不做聲,他方才站在原地,腦海里有許多計劃浮現,他可以和微若,還有身旁的弟子們一同作戰,說不定還能夠制服這魔尸,又或者他不出面,任由辛芷被這真火燒死......可最后都統統拋到腦后。

        這魔尸一路跟著他們,明明長得瘆人可怖,卻表現得特別乖巧,他也只是試一試,沒想到,辛芷...似乎真的很在意自己。

        可她為何這樣做?

        同樣不明白的還有辛芷,她記不起任何事,魔氣讓她隨時處于躁怒的狀態,可在沈飛身旁,她卻覺得很平靜,甚至當她看到他受傷了,心里恨不得屠盡一切。她不知為何會這樣,只是,想不通便不想了。

        看到沈飛的手握住自己,她心頭的暴躁便消了一半,可是見那火舌肆意燒著沈飛的手,辛芷急得丟開玄火鞭,轉身握住沈飛的手,發出“喝...喝”的氣流聲,忽然想到沈飛不許自己碰他,又悻悻放開,只是眼里的焦急都落在沈飛眼中。

        沈飛見她丟了玄火鞭,心性恢復正常后松了口氣,看著她這幅生怕做錯事的樣子,定是想起方才與自己的約定......

        他將辛芷拉至身后抬頭見微若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歉意道,“微若師妹,實在對不住了......我等才從魔窟回來,阿美...阿美她被魔修打傷,被魔氣侵蝕......我這就帶她回掌門那兒去!彼S口給辛芷取了個名字,在腦海里尋思著該如何解釋,微若不是那么好應付的,現下得罪了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微若本來見兩人之間有些親密就不高興,現下聽到沈飛提辛芷解釋更是氣惱,她收起鞭子逼問,“魔氣侵蝕?她是哪個閣的,我倒要看看誰教的徒弟這么猖狂!”

        沈飛深吸了口氣,他腦中什么都沒想,只是想到若辛芷落在被煉藥閣的人手上,不定會用作煉丹的材料......

        辛芷雖是魔尸,可他不愿見到那樣的下場,于是緩緩開口沉聲道,

        “阿美她...是十方島那位的徒弟!

        十方島?天凌子?

        微若看了一眼渾身遮得嚴實的辛芷,覺得沈飛在護著她。冷笑道,“沈飛師兄,謊話可不是這么編的,為了護這個丫頭竟然連天凌子都抬出來了!”想到追了這么久的心上人轉眼間護別人去了,心里真是涼透了,她咬著唇,眼里蘊起薄薄的水光。

        沈飛倒沒打算讓她一次性相信,畢竟天凌子太過德高望重,突然冒出個弟子,確實可疑。只是,他說辛芷是天凌子的徒弟是有原因的,天凌子為人十分神秘,除了明心宗的幾位長老,大部分年輕的弟子除了聽說過他在十方島修煉,對他更是一無所知,至于收沒收徒弟,誰知道呢?他正想著怎么解釋才合理時,便聽到微若嘟嚷了一聲,“我要回去告訴師父,讓她來主持公道!”

        要是讓紫靈君扯進來可就不好了。

        紫靈君是天凌子的師侄,兩人關系親近,紫靈君更是以天凌子道侶自居,關鍵是,天凌子對此從未否認過,于是紫靈君在明心宗,乃至整個修真界的地位更是無人能及。紫靈君的話肯定是知道天凌子有沒有收弟子,她愛惜微若得很,若知道她的親傳弟子被辛芷傷了,估計一掌下去辛芷連骨頭灰都找不到。

        微若見沈飛不吭聲,心里更是坐實了她的想法,便上前一步伸出手譏諷道,“你說她是十方島那位的徒弟,那把她的靈牌給我看!

        見微若離自己更近了,他便拉著辛芷又往后退一步,三人這樣一進一退,最終把沈飛和辛芷逼到了角落里,動彈不得。

        正當三人僵持之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高喊道,“阿美,你怎么亂扔靈牌?”

        微若回過頭,見青瑯,朗月還有朔風疾步奔來,三人擋在辛芷面前,將她二人護在身后。青瑯是明心宗掌門之女,她爹與紫靈君同輩,也是天凌子的師侄,也是元嬰中期的大能。

        平日里她最是看不慣微若橫行霸道的做派,仗著是紫靈君的親傳弟子整日里騷擾沈飛不說,還總是欺負和師兄走得近的女子。

        若她不是掌門之女,恐怕也逃不過欺凌。

        她抽出寒劍拉開架勢,冷聲問道,“師姐拿著這玄火鞭是要抽誰?明心宗里拿著這么危險的法寶恐怕不太妥當吧!”

        微若見了青瑯更是一臉蔑視,不將三人放在眼中,譏笑道,“自然是替明心宗清理門戶,”她鞭指辛芷道,“不知道哪里來的腌臜竟然冒充師叔祖的徒弟,這等齷齪之人豈能留在宗門!”

        青瑯冷笑道,“怕是師姐消息不靈通吧,也是,一個普通弟子怎么可能知道這些事,我爹可是什么都告訴我了!彼忌疑蠐P,句句戳著微若的心窩子。怕微若不受挑撥她又加了一句,“我馬上筑基六層了,師姐是不是在八層停留了許久?有這點閑工夫不如回去找你師父多討點丹藥修煉才是!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