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那人是誰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微若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愣了,沈飛更是身形一頓,他明白自己此刻萬萬不能將辛芷的存在泄漏出去,一旦被發現,那就不只是三鞭子的事情了,青瑯三人更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鴻珺道人不解,向她問道,“什么?護著誰?”他回頭看著自己的徒弟,卻見他一言不發,沉默地跪著。

        青瑯也哭了,她起身拉著鴻珺道人的袖袍道,“爹...師兄,師兄他不是故意的,是微若師姐先無禮在前......”

        “說清楚!兵櫖B道人眼神一變,嚴厲了幾分。

        只見青瑯跪在沈飛身旁支支吾吾好半天才道,“微若師姐先出言不遜,傷及無辜......”

        見她說不清楚,朔風也不管了,雖然他對那魔尸沒有惡意,可是比起自家師兄,又算得了什么?

        朗月在一旁見師弟又要出聲了,攔也攔不住,只聽朔風道,“微若師姐那傷不是師兄......”

        “是徒兒打的!”

        沈飛厲聲打斷朔風的話,“師父,徒兒自己心性不平,修煉欠缺,才一時犯下大錯,”他轉向微若,看也沒看她道,“師妹,對不住了!

        他看似向微若道歉,卻語氣平平,眼里一片寂靜與冷淡。

        紫靈君側顏看著二人,覺得其中另有蹊蹺,想到平日里自己這徒兒在外的作風,更是肯定微若也脫不了干系。沈飛是這一輩里最杰出的弟子,眾長輩都認為其品性具佳,不假時日又是一枚人才。

        她本就是氣急了才帶著微若過來,既然鴻珺道長罰了沈飛,他自己也認了,微若此番跑出來又是搗什么亂,真是上不了臺面。

        紫靈君朝旁邊兩名煉丹閣弟子示意,拉著微若便走了。

        鴻珺道長也不是不分青紅皂白之人,但三翻四次從沈飛嘴里套不出話,便氣得拂袖而去。

        青瑯跪在沈飛面前抹了把眼淚哭道,“師兄,你這是做什么?為了阿美要去刑室領鞭子,值得嗎?”

        朔風與朗月也勸道,“師兄,去和師父說清楚吧,這事本就因師姐而起,打傷她的也不是你,為何要承認下這罪名?”

        “阿美是我帶回來的...她...也是為了我才出手打傷微若,不過是三鞭子,不礙事!鄙蝻w卻顯得十分平靜,仿佛要遭懲戒的不是他一樣,說罷起身朝刑室走去。

        杏花院中,月光皎潔如霜,灑在花瓣上如冬日的白雪,一團又一團。靈雞依舊躲在石頭縫里不出來,辛芷等了一下午覺得沒意思便起身回房了,她是魔尸,沒有疲憊和困意,來回走動幾圈,覺得心里空蕩蕩的少了些什么,又朝杏花林子走去,樹林外是浩瀚的云海,天上便是望塵莫及的十方島。

        那島如一艘巨輪漂浮在空中,由于是用法力漂浮著的,四周又泛著瑩瑩殘光,她望著那島出神,不知不覺到了第二天早上。

        朝霞穿過云層,而沈飛還沒回來。

        清冽的花木香氣,還有溫和的笑聲,她有些想他了。

        辛芷來回踱步,有些不安,她幾次想要出去尋找沈飛,可是想起臨走是那人的交代,只好作罷。

        又是一陣微風拂過,杏花林開始飄飄而落,她站在樹下,孜然立身,清風撩起帷帽的輕紗,旖旎如畫。

        “沙沙沙......”

        小院外面傳來人的聲響,辛芷立馬起身,朝門口奔去,跑到一半,卻發現聲音不對,她豎起耳朵,卻聽見幾名女子的聲響。

        “師姐...我們闖進沈飛師兄的住處,不太好吧......”

        說話的是一名少女,她聲音有些稚嫩,話語中顯得有些擔憂,這時,又聽見另外一道更加嬌媚的聲音道,“這又如何,待我把那小賤-人抓住,就能救師兄了,趕緊分頭去找!

        來人正是昨日在宗門外遇見的微若,正帶著小師妹一同闖進沈飛的小院,辛芷皺起眉頭,心中察覺不對。

        微若走進院子大門,這是她第一次來沈飛的院子,好似窺見了心上人的秘密,令她興奮不已。小院與她的閣樓比起來很是簡樸,卻被打理得十分溫馨,見那紛紛飄揚的杏花如桃源一般,紅唇間不覺揚起清淺的微笑。她在私底下常常聽見同門的師姐講與男子之間的情事。師父說修真之人,最好在元嬰之前不要找道侶,那樣會阻礙修行。

        可是元嬰,又有多少人能達到呢?如天凌子,紫靈君一樣的天才也是花了幾百年的時光才突破,她現在才二十幾歲,哪里經得住這漫長歲月的孤寂呢?

        她只盼著能修到金丹就不錯了。

        少女懷春乃是人之常情,她在論劍臺中一眼就看中了沈飛,他英俊倜儻,溫柔卻又強大,更是被長老們譽為第二個天凌子。她時常想著,若是能與沈飛在這杏花院里相守一生,此生足矣。

        “嘩啦——”

        微若捕捉到杏花林中發出聲響。

        空蕩的樹林,白色與粉色層層交疊,傳來“嗖嗖”的風聲,“師姐,怎么了?”一起來的小師妹跟在后面有些有些擔憂。

        微若本就實力不弱,自然走在前面試探林中突然出現的詭異,“你聽到什么聲音沒有?”

        “沒有啊師姐!毙熋没氐。她道行淺,沒有微若那樣耳聰目明,一眼望過去,杏花飛揚,一片祥和。,

        微若皺起眉頭,朝發出古怪聲音的地方走去,“你沒聽到有聲響?”

        不等小師妹回答,那林間“嗖”地躥出一道黑影。微若見狀祭出玄火鞭,“啪!”地一聲迅捷地甩了過去。

        轟隆一聲,只見杏花林從中間被一條火舌劈成了兩半,歪歪斜斜的樹干有著被燒焦的痕跡倒在一旁,那些絢爛純白的花瓣凌亂地撒了一滴,那世外桃源的仙境就這樣毀于一旦。

        “出來!”

        微若不以為意,她心頭更在意那道不知名的聲響。

        “嗖!”那道黑影又竄了出來,正當微若準備又是一邊甩下去時,小師妹在一旁道,“師姐,是兔子!”

        定睛一看,果然有一只肥美的灰兔被驚慌了似的到處亂竄,小師妹見狀道,“師姐,你太過疑心,這下可怎么辦,這院子弄成這幅模樣了,沈師兄回來定會怪罪咱們!

        微若看了一眼滿地狼藉,淡淡道,“這有何難,我自是會親自上門賠罪!彼缇驮谛睦锵牒迷趺唇忉屃,她因沈飛替自己扛罪心生悔恨,特意前來看望,誰知遇到歹人,她情急之下祭出玄火鞭一戰,便成了眼下這般模樣。

        不管是現實中還是編的謊言里,她都是為了沈飛好。就像剛才,她也是為了怕歹人闖進院子里才用玄火鞭的。

        “師姐,這里沒有你說的女人,咱們快走吧!毙熋卯吘箾]有微若那般得師父寵愛,心中有些害怕,催促著趕緊走。

        微若心中雖有不快,但眼下沒找到人,也實在沒轍,不知道沈飛把那野丫頭藏哪里去了。她心生不妙,那女人恐怕會成為自己與沈飛之間的阻礙,她得想想怎么做才行。

        正當兩人轉身準備走時,“嘩嘩!”一聲,那片損毀的杏花林又傳出了聲響!

        “果然藏了人!”她用上八成靈力,玄火鞭一出,那火舌變成巨龍之狀,狂嘯著朝聲音發出的方向奔去,火龍所過之處紛紛成為焦土!

        “轟!”

        一聲爆破如驚雷炸開,火龍似乎被什么擋住了,瞬間散成碎苗四處綻開。

        “怎...怎么會!”微若失神看著自己召喚的火龍被輕易地碾碎,“唰”地立刻就白了臉。

        那可是天寶地材煉制而成,難得一見的玄火鞭!她甚至可以拿著碾壓金丹初期的修士!她氣不過在小師妹面前丟了臉,朝杏花林大喊道,“誰在那里!快出來!”

        那一頭依舊只有風的呼嘯,沒有半點回應。她目光有點閃爍,心里更是復雜,想都沒想便朝林子里跑去。

        “師姐!”

        小師妹怕微若出事,跟著追了上去,順著微若的蹤跡,穿過層層疊疊被損毀的杏花林,沒多久便看到那道纖麗的背影僵在前方。

        她順著看過去,只見在一片蒼茫的飛花之中,一個有著霜白長發的男人逆光站在其中,夾雜著冰雪的氣息,仿佛是不染人間的煙火,目光冷冷漠視著一切。

        兩個少女被這強大的靈壓壓迫得站原地不能動彈,微若此刻仿佛血液倒流進了大腦,與男人目光相撞的一剎那渾身戰栗得哆嗦起來,盯著他說不出話來。

        好半天才回過神,顫抖著問道,“你...你是誰?”

        男子居高臨下地在兩個姑娘身上環伺一圈,面露不快,接著又再次運起靈氣,漫天的花瓣似巨浪一般鋪天蓋地涌向微若兩人,浪花卷起她們的身軀,生生地扔到了山下!

        “啊——!”

        小師妹被這一摔直接暈了過去,微若有靈力護體,雖然不至于暈厥,卻也兩腿被地上的石子脫出一條血痕,雪白的道袍上都濺著血漬,這比昨天辛芷扔她的力道強太多。

        忙轉身去搖醒小師妹,見人醒了才松了口氣。

        小師妹頂著一頭亂發,“嚶”地一聲哭了出來,“師姐...那人是誰啊......”她被微若喊來找人,現在人沒找著,還惹上個修為高強的男人,怎么想怎么委屈。

        微若很快鎮定下來,這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她跟在紫靈君身旁幾十年,不說認識全部宗門的人,可至少這種修為高強的長老是全部認識的,她有一種預感,這個男人,恐怕比她師父還要強上許多。

        “難道......!”

        忽然,她腦中似斷了弦一般,炸裂開來,那人渾身上下散發著冷冽的冰雪寒氣,震懾天地的浩然靈氣,天上地下,只有十方島上的那一人!

        天凌子!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