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刑室受罰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幽暗寂靜的刑室里,高大挺拔的男子跪坐在正中,他面容俊美,如墨的頭發披散著與血漿黏在一起,赤著的上身,縱橫交錯的鞭痕皮開肉綻,身旁看守的弟子手心都是汗,小聲道,“沈飛師兄,你還好吧?”

        沈飛緩緩抬起頭,無聲地點了點,他下頜弧度冷硬,瞳孔如幽潭深不見底。他已經在這里三天沒有回去了,刑室有令,每日領一散魂鞭,到今天還差最后一鞭。

        刑室認為,受罰者必感受到最痛的苦楚,若直接打完了,神經麻木了便失去了懲戒的作用,于是決定每日行刑后,等肌膚恢復感知,第二日繼續施行。

        弟子正準備說什么,只聽門“嘎吱”一聲打開,走進來一名身著道袍的長老,男子約莫四十多的年紀,花白的頭發高高束起,他神色英武,瞥了一眼沈飛后,道,“今日是第三日!

        說罷,延崇道人拿起身后一根滿是倒刺的銅制鞭子,那便是散魂鞭。

        散魂鞭是明心宗懲罰犯錯弟子的刑具,它渾身一千八百根倒刺,執行長老需用靈力才能支配,那時,這一千八百根倒刺上充滿藍色的電流,一鞭下去,深入骨髓,宛如魂飛魄散之痛。

        沈飛在受第一鞭時已經痛得幾乎暈過去。

        延崇道人的鞭子狠厲卻精準,每一鞭都落在經脈的位置上,優雅得仿佛是在完成一件杰作。

        他試圖轉移注意力,讓傷口沒那么痛,忽地,一雙清澈如水的猩紅眸子在眼前閃過,那是辛芷。在鐵丘山的魔窟里,他看見那人身上都是深淺不一的傷,盔甲上各種武器留下的痕跡看著便讓人頭皮發麻,他想,那時候她是怎樣挨過去的?

        “明心宗弟子,禁同門私斗,你可記住了?”

        行刑完畢,沈飛渾身血漬,背后的皮膚原本已經有了粘膜又重新被撕裂,此刻,已經麻木。

        他垂頭努力恭敬回道,“弟子知罪!

        延崇道人這才點頭,朝身旁弟子道,“送他回去吧!

        弟子得令,趕緊將外袍披在沈飛身上,待取下禁錮雙手的鐵鏈時,沈飛癱軟在地上。

        “師兄!”

        杏花院里,辛芷坐在小凳子上百般無聊地看著被損毀的院子,或許沈飛回來會很生氣,她想要做些什么,可又不知該如何做。

        “師兄你堅持!”

        忽然,門口又傳來腳步聲,辛芷能夠感受到沈飛的靈氣,她正準備起身去迎接,卻發現旁邊還有陌生的味道。

        這可怎么辦好,她著急的轉了一圈,直徑走近屋里,躲了起來。

        刑室弟子從前門進來并未看到杏花院的慘狀,他直接將沈飛放在床上,留了一瓶藥后便原路返回離開了。

        確定沒人了,辛芷才悄悄從柜子里鉆出來,她來到床邊,卻見沈飛滿身是血。他臉色煞白,額頭冒著冷汗,唇色烏青,十分痛苦。

        辛芷不知該如何是好,她看見桌上那刑室弟子留下的藥,想了想便打開了。

        昏沉之中,沈飛站在荒蕪的冰川之上,這是他的識海。

        修真者的識海如幻境一般,在煉氣期時,鴻珺道人讓所有弟子打開識海,看一看是什么樣子。青瑯看到自己和別的師姐在撲蝴蝶,朗月看到的是自己家中,朔風則是在學堂里。只有沈飛一人的識海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沒有。

        記憶的最初,他是在明心宗,身前是鴻珺道人驚訝的眼神。

        鴻珺道人說他是被遺棄的孩子,可是沈飛卻覺得奇怪,為何,自己沒有之前的記憶呢?

        仿佛他這個人是從天而降,沒有經歷過煉氣的困擾,因為自有意識一來,便是煉氣八層,之后突破金丹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他沒有記憶,也沒有珍視的人和事,就這樣一個人孤寂地修煉了幾十年。

        一開始他也沒有注意到辛芷,只是把她當成普通的魔尸,直到發現她不尋常之處。一路上,她總是會安靜地坐在身旁聽自己講話,喜歡黏著自己,從最初的不愿到后來的默許,沈飛對自己的轉變感到不可思議。

        作為神劍閣最強的弟子,他總是在保護著大家,體貼著師弟師妹,孝順著師父和各個長老,而那個魔尸卻毫不掩飾地擔心他,保護他,為他的受傷而發怒,兩人認識不過幾日,且還是一人一尸。

        但不可否認這種感覺,很暖很暖,就像心里缺失的一塊,被慢慢填滿。最初他不愿意將辛芷交出去,只是不想她就這樣被刑室長老處置,同時為了還了她的人情,但在刑室這幾日,面對著冰冷的鐵鏈才察覺到,里面夾雜的也有自己的私心。

        這種溫暖,他想要占有得更長一些。

        不知過了多久,沈飛開始發熱,迷迷糊糊感覺自己被一個冰涼的懷抱包圍著,他緊緊抓住那人,貪婪地吸取那一絲絲涼意。等他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帶著青銅面具的臉,后面那雙猩紅的眼睛正好奇地看著自己。

        辛芷斜靠在床邊,兩手環抱著沈飛,見他醒來,立馬便起身離開,她蹲在床沿邊伸著脖子,盯著他燒紅了的臉,直到沈飛將頭別開,道:“別看了!

        這一動,又撕裂了背后的傷口,“唔......”只是痛歸痛,上面卻有一股清涼之意。

        掠過辛芷,桌上擺放著還沒蓋上的藥瓶,想起昨晚背上的涼意,沈飛問道,“是你昨日給我擦的藥?”

        辛芷想要點頭卻又不敢,她擔心自己沒經過沈飛同意而碰了他,會不高興,于是愣在原地,好半天才搖了搖頭。

        沈飛倒是沒想到辛芷會說謊,他挑起眉毛,質疑道,“那就是藥自己跑你手上了?”他知道辛芷不敢承認是怕自己生氣,不自覺勾起嘴角笑,“如今倒是變聰明了,這樣下去你都可以當靈寵了!

        等等,靈寵?

        似想到什么,他忽然勾起姣好的薄唇笑了出來。辛芷這么大個人是藏不住的,他正想著用什么方法將她留在身旁,靈寵倒是個不錯的注意。

        靈寵是修真弟子筑基后去,秘境尋找的契約神獸。許多弟子已經有了屬于自己的靈寵,可是沈飛并沒有著急找。與神獸結契有兩種方式,一種是魂契,結下之后,神獸會與修士共同生死;可辛芷沒有魂魄,只有結第二種,肉身契。

        這種契只限定于修士在世期間,一旦主人身死后,神獸便會獲得自由之身,重新尋找下一任主人。當然,如果在這期間靈寵妄想叛逃,也是會受到懲罰的。

        “阿美,我問你,你愿意就點頭,不愿意就搖頭,明白嗎?”他坐起身子問道,“你...喜歡這里嗎?這個院子?”

        辛芷眨了眨眼,很干脆地點了頭。

        這如沈飛所料,接著問出第二個問題,“那你是不是很想和我靠一靠?或者抱一抱?”問出來時他覺得自己有些臉紅,不過見辛芷又點點頭后便拋出了第三個問題,“那...你想不想一直與我在一起?”雖然知道辛芷不懂,但沈飛還是解釋一番,“你可以每天靠著我三次...不用經過我同意......”

        他感覺自己像個防采-花賊的姑娘,還限制什么次數......說出口的話,越想越不對勁,最后停下來望著辛芷,她還是睜著紅眼睛認真聽著,儼然一副乖寶寶的樣子,只是,眼中的光彩越發明亮。良久,沈飛才說出心頭的不安,“你...若不愿意就搖頭,我也不強求!

        辛芷當然喜歡這里,沒有讓人難受的魔壓,也沒有人讓她去殺修士,修士多好,干凈整潔還好看,比如面前的沈飛。身上的靈氣真是怎么聞都聞不夠,以至于牙都開始癢了,現在允許她抱三次,還是不用經過同意,那可真是太好了!

        自從來到明心宗,她覺得自己身體里的魔核有些魔氣不足了。

        她聞著沈飛身上的靈氣,能夠感受到其丹田里有一顆源源不斷產生靈力的金丹,天知道她昨晚抱著沈飛時,有多想剖開他的肚子把那顆丹取出來。只是,辛芷覺得若把那金丹取出來,那這個溫柔的人會不會受傷?甚至,和鐵丘山那些修士一樣死去?

        想到這里,辛芷有些猶豫了,一方面她似乎對靈力十分渴望,另一方面,她發現自己只喜歡沈飛鮮活的模樣,再加上一直想要尋找自己的過去,怎么說也不能傷害沈飛。于是打定主意,沈飛說三次就三次,絕不會多,她怕忍不住把人給剖了。

        “你愿不愿意?”沈飛見她沒動,本來以為十拿九穩的事,沒想到卻沒得到回應。按理來說,這魔尸每日黏他得很,應該是愿意和自己呆一塊兒的,怎么臨到頭了又這幅模樣?

        他從來沒有跟哪個女子說過這樣的話,難得放下身段去和魔尸結契,誰知,對方竟然都不理他。

        沈飛有些懊惱,覺得自己做的太倉促了,應該多等些日子再提這事。

        “罷了......”他起身準備起身離開,呆在這里實在是尷尬,辛芷見他要出房門,想到院子里那翻光景,緊張得將人使勁往回一拉。

        沈飛哪里有防備,突如其來的力道之大,本就疲憊不堪的身子一個沒站穩向后倒去,眼看要撞向桌角,辛芷也沒想到他那么虛弱,怕他磕到自己趕緊快一步為沈飛擋住,兩人“砰”地撞在一起。她牢牢托住滿是傷痕的背,讓其減少沖撞的力道,自己卻硬生生地迎上桌角。

        “轟——”

        桌子被壓塌了,上面的碗具也撒了一地,粗麻桌布被順手扯下隱隱蓋著兩人的頭,清冽的香氣鋪天蓋地襲來,辛芷感受到魔核開始隱隱躁動,她手忙腳亂地想要將桌布掀開逃離這里,卻不想到一角被沈飛壓著,想到他身上的傷又不敢用力,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別動了......”

        辛芷沒有理會他的訴求,依舊輕輕在他身下掙扎著想要將二人撐起來,沈飛太好聞了,她快壓抑不住內心的躁動了。

        沈飛紅著臉赤著脖子,用額頭抵在辛芷的面具上,呼吸沉重,“別動了,阿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