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重修小院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杏花院被微若毀了這事,沈飛沒有去告訴修繕閣的長老,一來是他不清楚微若和天凌子之間的糾葛,為了避免卷入不必要的麻煩他沒有上報此事。二來,若修繕閣的弟子來了定會發現辛芷的魔氣,雖然這段時間在明心宗,她體內的魔氣已經淡了不少,可還是小心為上。

        所以綜合下來,他決定,自己重修小院。

        算了算,杏花林是沒了,田也被毀得差不多,籬笆,木門,花草,還有放在院子里的石桌石椅......這是個不小的工程,可想著能與辛芷一起做,心里還是挺樂意的。

        他換了身輕便的棕色麻布襦衫,將袖子和褲腿高高卷起,帶著劍來到院子里。一過去便看到辛芷扛著一棵高大的松柏走過來,她身形單薄,沒想到力氣那么大;叵肫甬敵踝约罕凰读耸直,這力氣還真不是蓋的。

        辛芷將松柏扔在一旁,和其他樹木堆在一塊兒,轉身又匆匆忙忙跑了。她身形矯捷,和平日里判若兩人,又力大無窮,拿著斧子三兩下,一棵樹便倒了。

        等她來回跑了幾十次,沈飛便不讓她出去了。辛芷這才老老實實蹲在他身旁,靜靜地看著沈飛,只見他捻起法決,水月劍騰空出鞘,巨大的劍陣赫然展開。

        “刷——”地一聲,水月劍分成了四支,分別前后左右盤旋著,沈飛兩指并齊,朝前方的松柏一揮,道,“水月,出劍!”

        四支水月聽話地升起,“嗖”地在半空劃過幾道白虹撲向松柏,只見那塊地方漸漸騰起灰塵,立馬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沈飛面不改色繼續推送著靈力,辛芷則跟看熱鬧似地目不轉睛地看著。

        這是神劍閣的劍陣之一。神劍閣作為以使用劍為主的門派擁有許多流傳下來的劍譜,比如最基礎的御劍訣,在煉氣期間,每個神劍閣弟子都得學會,如此才算是真正入門了。

        比如筑基的時候才能學的劍舞寒霜,便是學習如何控制劍,這套劍陣是空氣中凝結出冰晶協助本劍一同作戰,需要較高的念力去支配,沈飛這一套完成得非常漂亮,他的冰晶結得大而鋒利,戰斗力也極強。

        再比如突破金丹后,學習的幻劍影宗決,也就是現在沈飛使的這一套劍陣。本劍會分化成更多數量,從而一起圍剿敵人。沈飛現在是金丹中后期,可以分化四支劍出來,是同輩弟子中最多的。

        就像在喜歡的姑娘面前顯擺一樣,他令辛芷坐在一旁看著不許插手,召喚出水月來表演一套幻劍影宗決,只見水月賣力地飛來飛去,不一會兒,那些松柏便被切成粗細均勻的木材,完畢,水月回鞘。

        辛芷哪里見過這陣勢,漂亮帥氣還厲害!水月真是把好劍,顏值與實力并存。見松柏跟變戲法似的被分割好了,她激動得從地上蹦起來,非要跑過去看那些木頭。

        沈飛見狀忍不住勾起嘴角笑出聲來,其實他一直以來并未覺得自己有多厲害,仿佛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論劍臺上,他打贏了對手獲得掌聲與贊賞時,心境也是平淡如水,就像是事先知道自己會贏一般,毫無勝利的喜悅。

        而現在,他在一只魔尸面前賣弄著絕技,獲得贊賞后還跟吃了蜜似的,這些感受都讓沈飛感到欣喜。

        見太陽落山了,便伸出手,在辛芷腦袋上輕輕一敲,他道,“回去了,明日再繼續!

        辛芷摸了摸方才被敲過的地方,側身避開,抬頭看了看天空,晚霞跟火燒似的,染紅了整個小昭山。她跟在后面,走走停?粗砼缘脑坪,還有歸巢的雀鳥,都無一不驚喜,無一不好奇。見沈飛走得快,便跟上去想要拉住他的手,只是伸到一半便停住了。

        沈飛見她主動跟上來想要牽自己,便張開手掌將那只厚厚的護手拉住捏了捏,辛芷見狀,激動得跟上前,走在他的身旁呼吸著散發出充裕的靈氣。

        兩人放慢腳步,等辛芷看夠了,激動完了,沈飛才帶著人慢慢朝回走。漸漸地,天上連余暉都沒有了,逐漸暗淡下來,霎時,漫天繁星閃爍著光芒,像無數銀珠,密密麻麻地鑲嵌在黑幕上。一條巨大的銀河淡淡地發著光芒,橫跨布滿星辰的夜空。

        她真的好喜歡這里,辛芷想。

        若是可以,她想永遠呆在沈飛身邊。

        只是,她摸了摸有些癢的喉嚨,還有魔氣漸弱的魔核,她得找個什么有靈氣的東西補一補了。

        深夜,沈飛在屋里睡著了。辛芷坐在門外守則,聽到青年沉穩的呼吸,呆呆望著坐落在繁星之中的十方島。

        那日,她聽到有陌生的腳步之后,躲進杏花林中暗地里觀察,一不留神,折斷了根樹枝,微若機敏,馬上察覺到了,立馬一個玄火鞭甩了過來。

        火舌速度極快,攻擊范圍之廣,辛芷來不及避開,眼見那火鞭即將落下。忽然,一道白虹從天而降,擋在身前,將迅猛的火舌從中間劈開。

        接著,她聽到微若的聲音響起,辛芷才戰戰兢兢放下抱住頭的雙手,剛探出頭去,便看到在她右下方,一名身著青灰法衣的白發仙人,背對而立。

        沒聽清微若說了什么,只見那名仙人運起靈氣,她能清楚地感受到四周的空間開始隨著靈壓變形,突然,狂風大作,地動山搖,身旁的杏花樹拔地而起,被橫掃上天,又直直地衰落下來。

        還沒反應過來,微若等人已經被颶風扔了出去。

        辛芷肯定了自己打不過來人的事實,于是蜷縮著躲在樹上不敢動彈,萬一被發現可就慘了,隔了好一會兒,當她探出頭來看一看的時候,那位很厲害的仙人就站在自己眼前。

        辛芷縮回頭繼續龜縮,本想等眾人走后再出來,可誰知田里的那只靈雞竟然不知從哪里鉆了出來落在身旁的枝丫上。

        靈雞毛茸茸的腦袋也是被靈力震得暈頭轉向,眼看再向前邁一步便掉到那仙人身旁去了,這是沈飛的靈雞,她得保護好才行。

        屏住氣息伸出手去,靈雞卻越不停地晃著身體朝枝丫的端頭走去,辛芷一急,猛地朝前探了一大步,終于抓住了靈雞的小爪子,靈雞被她這么一抓,嚇得尖叫起來!

        “吱——”

        一聲鳴啼劃破長空,辛芷當下將靈雞捉過來揣進自己懷里,她慢慢低下頭,只見那仙人已然轉過身,皺著眉頭冷漠的望向自己,夜空般深邃眼眸里流露著不明的情緒。

        兩人一個在地下,一個在樹上,沉默著遙遙相望。直到杏花樹的枝頭再也承受不起負擔著的重量,咔嚓一聲,辛芷和靈雞一同跌下來摔了個狗啃泥。

        道袍臟了,帷帽掉了,連青銅面具也跟著落在一旁,靈雞見落到了地上,瞬間清醒過來,它掙扎著從懷里蹦出去,搖搖擺擺地逃走了。

        坍塌的杏花林中,只剩下兩人彼此靜默著。

        辛芷移開目光,落到天凌子法衣下那雙不染塵埃的月白靴子,它緩緩踏出,直至走到跟前。

        心頭陡然一緊,哪里還敢抬頭,隨著天凌子的靠近,她能清晰地感覺到越來越令人壓迫窒息的靈壓。

        腦袋暈乎乎,連動作都慢上幾分,她想必須離這人遠些,于是一把抓起掉在身旁的面具轉身就跑,可誰還沒邁出兩步,便被定在原地,無法脫身。

        “我解開束魔縛,你別走!

        說完,辛芷立刻感到手臂上的束縛沒了,她扭了扭手臂,然后,趁機從地上抓了把沙猛地扔向天凌子!

        一邊扔沙子,一邊逃,兩個動作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自從鐵丘山重生,從她一路經歷看來自己的身手算得上敏捷,可誰知,剛跑了兩步,一股強大的力量竟然將自己的腿綁住了!

        還沒來得及掙扎,那股力量跟繩子似的,將辛芷倒吊在空中,“嘩啦”一聲,連圍著的小狐裘也跟著掉地上了。

        “喝...喝......!”

        她掙扎著發出氣流聲,焦急地運氣魔核想要解開身上的力道,卻聽到那人徐徐走近,淡然道:“沒用的,強行運魔氣會引爆魔核,”他凝視著辛芷,由于面具脫落,她那張半邊白骨,半邊腐肉的臉毫無遮攔地暴露在天凌子眼前。

        辛芷又氣又怒,卻無奈怎么都掙脫不開,只好認命。

        “魔尸?”看到那張驚悚的臉眼里卻沒半點波動,他視線落在露出的脖頸上,伸出手描繪著那道橫在咽喉處的傷致命口。

        從脖頸到下巴尖,再是嘴唇,和鼻翼......最后定格在臉上,問道,“你到底是誰?”

        剎那間,辛芷感覺到靈力鋪天蓋地襲來,這些日子再也沒出現的畫面又在腦海中炸裂開來,她看到硝煙彌漫的戰場上,自己披著棗紅色的鎧甲,上面已是染滿鮮血,低下頭,一只銀制冷箭穿透了盔甲,從胸腔里崩裂而出。透著寒光的冷箭上還殘留著臟器的肉,她喘著粗氣,凝視著天邊血紅的太陽......仿佛在哭泣。

        見辛芷不掙扎了,天凌子覺得詫異,將手從她臉上拿開,倒掛著的魔尸卻一改膽怯,反而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她抓住那只修長冰冷的手緊緊不放。

        這位仙人...好香......?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