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仙草傳情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09-15
  •     接連半個月的修繕,小院以及恢復得七七八八,沈飛將衣衫脫下放在一旁,他拿著木槌,一下又一下地釘著籬笆,取下脖間的帕子,擦掉額頭的汗珠,沈飛抬起頭,看著在林間穿梭忙碌的人,嘴角浮著笑意。

        自從杏花林被毀了之后,沈飛決定重新種些其他的花草。以前他覺得杏花白白小小的,嬌嫩著很美,很雅致?墒乾F在辛芷來了,好像看著那些淡雅的小花太單調了。

        于是他告訴辛芷,喜歡什么植物去山上挖回來,沒有的告訴他,去鎮上的時候買就是了。辛芷真的很興奮,這幾日都不見人,每日都等太陽落山了的時候才回來。

        也不知她跑去了哪里,每天都帶著不同的花草回來,有時候是楓樹,有時候是雪梅,有時候是金燦燦的杏樹,對了,他還把鴻珺道長的睡蓮給挖了回來。

        他哭笑不得,第二天便將睡蓮還了回去,辛芷回來的時候發現睡蓮不見了,悶悶不樂地在池塘邊坐了好久。

        放下手中的活兒,朝正在忙碌的身影走去,見她手里捏著一顆不認識的小草苗埋的認真,頭也不抬,沈飛看著那圓圓的后腦勺輕笑道:“這又是什么?你從哪里找回來的?”

        辛芷本來一開始在生沈飛的氣,明明是他說讓自己喜歡什么就帶回來,結果后來又把睡蓮還了回去。

        她為了種滿這個院子很努力地到處采-花好吧……

        沒有理會沈飛,辛芷把土埋完之后,拍了拍,隨后端端正正地跪好,將手合攏,像是在許愿。

        沈飛好奇問道,“阿美是在許什么心愿嗎?”

        辛芷點點頭,將手繞著衣擺,眼里還有些小驕傲閃閃發亮。

        蹲下身,他靜靜地看著面前的人“許的什么?”

        想了想,辛芷有些躊躇不決,似乎有什么顧忌,最后還是搖搖頭,不愿告訴沈飛。

        喲,現在還有小秘密了。

        沈飛心頭好笑,本來只是隨口問問,現在卻真的好奇起來,“為何不告訴我,是不是又闖禍了不敢說?”

        他現在已經很熟悉辛芷的小性子了。

        別看辛芷長得駭人,打起架來兇得很,其實他的靈寵是個心思敏感的人。

        一開始自己表現出對她容貌有些抵觸,辛芷便記在心上了,后來不管他怎么說,表示自己不在乎她的樣子,可辛芷再也沒有取下過面具,原來她也是知道丑陋的,怕自己不高興,不喜歡她,總是小心翼翼討好著。

        那株睡蓮也是,就算是心里有什么埋怨,一盞茶時間便過去后,魔尸又打起精神到處尋覓新的花朵了。

        沈飛見狀,假裝嘆了口氣,搖著頭道,“罷了,不講便不講吧!

        果然,他前腳轉身,后腳辛芷便急著繞到跟前,仰著頭開始比劃。她有些急,說得不明不白,不過沈飛依然看懂了。

        “這是可以許愿的草?”他驚訝道。那株仙草長得郁郁蔥蔥,上面有一根光著的枝干,“真的能實現愿望?”沈飛不信,伸手摸了摸那根枝丫。

        辛芷輕輕揮開他的手,傾身將仙草保護起來,別過頭表示不滿。

        “噗!鄙蝻w笑顏盡顯,手指彈了一記青銅面具,“也不知道從哪里挖回來的野草跟寶貝似的捧著,對主人倒沒這么上心!彼苌儆弥魅诉@個身份去壓她,偶爾見其對別的事物更用心時,才拿出來提醒,應該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他覺得自己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竟然和一株仙草過不去,想來是不該的。不想饒了辛芷的興,便好奇道,“那它怎么實現愿望?”

        辛芷聽聞,很高興地抬起手比劃著,舉手投足間帶著嫻雅與文靜,不管做什么動作,都很是好看?粗桥d奮樣,沈飛似乎可以窺見在那張古樸的青銅面具下,單純的魔尸張著嘴傻笑。

        指著那根光禿的枝丫,她比了一個圓安在上面,沈飛立馬就理解到了,“你是說它會結出果實?莫不是吃了那顆果實就會愿望成真?”

        辛芷搖搖頭,示意是要先許愿,然后再吃下那顆果實,這樣才算成功。

        沈飛表面聽得認真,心里笑著想,這傻姑娘也不知從哪里聽來的,也就她會當真,他瞇著眼問道,“那若是結了果,你準備把它給誰吃?”

        他問得巧妙,知道辛芷不會說愿望,便旁敲側擊問一問關于誰的不就好了。果然辛芷腦袋沒想那么多,指了指沈飛,表示是關于他的。

        這一指,沈飛嘴角都裂到耳根了,心跳砰砰加快,臉紅得發燒,想到辛芷心里還是自己最重要,心頭一暖,輕輕道,“那...我們一起好好養,爭取養出果子出來!

        邊說邊尋思著,等隔段時間趁人不注意隨便找個果子黏在這仙草上面,逗她開心。

        忙碌了一天,沈飛也乏了,他走到林中附近的山泉旁,解開衣物,走下去,挨著石塊靠著,冰涼的泉水澆打著完美的臂膀,他仰起頭望著黑幕中的繁星,舒了口氣,他生來沒有記憶,獨自在這小院住了幾十年,一草一木都是自己親手修筑,被毀掉了定是心疼的,可那些風景只有自己孤寂自賞。

        如今,有一人陪他看春去秋來,潮起潮落,一起修筑小院,他覺得挺好,若能一直這樣,就算停止修真的道路,也未嘗不可。

        “沙沙沙——”

        忽然,林子里傳來聲響,他迅速轉過身,心下奇怪,辛芷在小院里,此番又會是誰呢?還沒想完,便看見他的靈寵冒冒失失地跑過來,她縱身一躍,“轟”地一聲砸水里躲進他的懷抱。

        沈飛后退半步,穩穩接住她,接著聽見后面緊跟而來的腳步聲。

        辛芷雙肩一縮,“嘩啦”一頭扎進湖水里,怎么撈都不起來。

        “追,在那邊!”

        幾名女修舉著燈從林子里匆匆跑出,一邊追一邊道,“可惡,又讓那小賊跑了!”

        “必須找到他,師父責罰起來,我可幫不了你們!”另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沈飛一愣,是微若?

        夜深了,她來這里做什么?

        不多久,微若率著幾名弟子追查到湖邊,只聽她道,“你們確定那賊人跑這兒來了?”

        女修肯定道,“就是往這邊走的,師姐看,地上還有血跡!”

        借著燈光往地上照去,果然地上有七零八落的血漬。

        “搜!”

        沈飛聽到此處,心下頓時開始猜測,莫不是辛芷又跑去煉藥閣干了什么事被發現了?看她沉在湖底這心虛的模樣,沈飛覺得自己猜對了。

        他蹲下身,把的手探進湖里將辛芷按在胸前,不許她動,不一會兒那些煉藥閣的女修便趕到了湖邊,天色暗淡,只看得到湖上有一模糊的身影。

        “師姐,快看!”

        微若順眼望去,只見在湖心,飛泉之下,一名高大的男子背對眾人,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如松柏一樣挺秀的身材中,蘊含著巨大堅韌的力量,女修門羞紅了臉,微若也有些窘迫,別過目光喊道,“前方何人?”

        沈飛轉過身,將辛芷藏在身后,一雙眼光射寒星,沉聲道,“神劍閣,沈飛。不知微若師妹為何會深夜到這湖邊窺視沈某沐?”

        他知道這些女修好面子,決定先發制人。

        “沈...沈師兄?”

        微若驚訝,隨即更是羞得沒臉見人,想到自己才將其小院毀壞,心中愧疚,忙解釋道,“師兄...閣內丟失了要物,我奉命前來尋找,未曾想師兄會在這里...沐浴......”

        她實在說不下去了,恨不得立馬掉頭就走。

        “什么東西?”沈飛問道。

        微若沒有隱瞞,“是一株仙草,還有...丟了幾只靈狐......我們是順著血跡找來的,師兄可否見著可疑之人?”

        靈狐他的確沒見過,不過...仙草?莫不是...辛芷帶回來的那株?她跑煉藥閣去了?沈飛捏了捏眉心,這家伙生怕自己不被發現,待會被煉藥閣的人抓去只有當藥材的命,嘆了口氣道,“未曾看見!

        微若不肯放棄,又道,“此處離師兄的住處較近,怕是歹人潛進去了,師兄可否允許我們進去查探一番?”

        若是其他人,沈飛想著改天還回去再賠禮道歉,可是想到微若之前在自己院子里幾乎拆了個遍,至今還故作什么事都沒發生,心下頓時不快,道,“看來微若師妹對沈某的院子情有獨鐘,三翻四次進去,不知那里有什么寶貝?”

        微若一聽,神色陡然一緊,他果然知道那天的事是自己做的了?當即解釋道,“師兄...我不是故意的.....”若不是碰到天凌子,哪還有后來那么多事?那日,紫靈君從十方島回來,不知天凌子與她說了什么, 大發雷霆,自己被訓斥不說,還被罰去靈田守著仙草。

        那仙草是紫靈君才弄回來的寶貝,說是神奇得很,能夠心想事成。煉藥閣的弟子們都爭相目睹,可就在今日,仙草被偷了。正當眾人急著尋找時,傍晚時分,閣里用來煉丹的靈狐也被人剖了肚子將內丹取出來。

        這事讓紫靈君大怒,下令搜山,微若等人發現了血漬一路追蹤過來,便遇見了沈飛。

        微若見沈飛語氣強硬,自己怎么解釋也沒用,只好令人撤下,可剛走出林子她忽然愣住,沈飛知道是自己破壞了住處,可為何沒有來找她?

        莫非...是因為藏匿了女子怕被自己發現?

        想到這里,微若捏起拳頭,聲音也變得冷漠起來,“回去,我倒要看看師兄護著的那個野丫頭是什么狐媚子!”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