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忍饑挨餓 作者:茶薄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10-28
  •     等到微若一行人離開之后,沈飛才拍了拍藏在水里的人,示意她可以上來了。

        平靜的湖面躥出一串氣泡,接著,先是頭,接著是身子,辛芷小心翼翼地從水底冒出來,她將身子隱在沈飛寬闊的身形下,探出腦袋確認那些人走后,才放心下來。

        沈飛見她這模樣,準是干了什么事,按住那只單薄的肩膀將人拉回身前,問道,“為何煉藥閣的人在追你!

        辛芷雙肩一顫,心虛得很,慢慢朝后退,沈飛卻不準備放過她,步步緊跟,將人逼近樹蔭下的角落后,便再無退路。

        伸出手,將打濕了的發絲撩往耳邊,青銅面具被揭下,沈飛能感受到那瘦弱的身形顫得更厲害。

        他低下身,將人順勢圈進懷里,仔細凝望著那張半邊白骨,半邊爛掉的臉。記得第一次相遇時,他被辛芷這幅模樣惡心得反胃嘔吐,后來也是因為怕她的樣子嚇著周圍的人才給了她一張面具。

        自打結契之后,他對辛芷的注意增加了。兩人這幾日修繕小院沈飛便

        或許是怕沈飛不喜她身上的腥臭味,平日里她會小心翼翼與自己保持距離,身上的香包總是不離身。

        他的靈寵,出乎意料地乖順,說好碰自己三次,絕不會多,夜晚趕她在外邊候著,也乖乖地守到天亮。她也和所有姑娘一樣,愛整潔,想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如今卻因為自己之前表現出厭惡的態度,每一個動作都顯得謹小慎微。像一只害怕主人生氣的小貓收起利爪,遮住自己本來的模樣,努力表現得乖巧。

        成為這幅模樣,并不是她自愿的,反而一直在努力變得像個人,想要融入這個世界,是自己狹隘,從未正視過她。

        環住辛芷纖細的腰,將頭埋在她的耳側,聞著那股淡淡的,自己曾經排斥的味道,溫和道,“今后你想碰我多少次,便碰多少次,我再也不會說你,面具也不用戴著,你...能與我結契,我很高興!彼站o手中的力道,將人揉在懷里,“聽師父說有些魔尸會有記憶,你總想抱著我,是不是這樣就會想起以前的事?我會陪你一起去尋找過去,讓我了解你,好不好?”

        他下頜緊繃,鬢間的長發落到她的肩上,低喃穩重的嗓音在耳側回響,兩人緊緊貼著,辛芷能夠感受到他熾熱皮膚下跳動的心臟,一下,又一下。

        被男人禁錮在胸前,本可以毫不費力地推開,可是辛芷卻失去了氣力一般,無法動彈,她想,自己也是愿意的。不僅是為了內丹,她也喜歡這個溫馨的小院,還有身旁的人。

        月光下,斑駁的樹影倒映在湖面,她站在水中,像一棵蒼松,懵懂著反手回抱住寬闊的背脊,感覺到那人一顫,似乎被這動作取悅了,啞笑著將頭埋得更深。

        就像是突然發現寶藏,心里一遍又一遍回憶著兩人相處的時光,越想越喜歡,越想越舍不得放開。

        良久,沈飛才抬起頭凝視著眼前人,手指撫上那張陰森可怖的臉,溫聲道,“也不知你以前長什么模樣,若是能看一看就好了!

        辛芷以為沈飛還是嫌棄自己的臉,有些不自在地低下頭,卻被擒住下巴,強行抬起。手指從眉間到嘴唇輕輕拂過,一寸都不放過。

        她直視著面前俊美的男人,淡淡的靈氣縈繞在身旁,只聽那人道,“杏眼靈韻,肩若削成,腰如約素,芳澤無加。阿美曾經應是有傾國之貌,就連成了魔尸也是最好看的!

        辛芷一愣,心里有些害臊,她想,沈飛是不是眼睛不太好使?這模樣自己都不忍直視,他還夸得這么順口.....

        沈飛是真這么想的,辛芷雖然成了魔尸,面貌盡毀,可舉止大方,雍容典雅,一看便是大家閨秀的做派;蛟S曾經還是個大戶人家的女兒。

        忽然,他在辛芷嘴角邊發現了一抹血跡,便問道,“你嘴角邊怎么有血跡?”他用手輕輕擦掉,在月光下細細辨認。血跡還很新鮮,帶夾雜著一股野獸的腥味。

        “這...是靈獸的血?”他盯著辛芷,驚訝地問道,“是靈狐?你去煉藥閣偷靈狐吃了?”

        擔心自己的語氣太重嚇著她,緩了口氣慢慢道,“好好說,我不會責備你......”

        也許是有了沈飛的保證,辛芷猶豫半天才指了指自己肚子。

        沈飛一愣,道“你...餓了?”

        辛芷老實點頭,她實在太餓了,可想著又不能傷害沈飛,這些天忍得十分難受,前幾日她去煉藥閣摘仙草時,看到里面養了幾只靈狐,靈氣充裕,看著還不錯。便趁著沈飛沐浴跑到煉藥閣里逮了一只,沒想到卻被發現了。

        沈飛伸出手放在她的肚子上,道,“你連臟腑都沒有,怎么會餓......”他覺得十分奇怪,忽然回想起,那日在魔窟里,里面的魔尸都在吸取魔氣,辛芷出來這么久都沒補充過,莫非她說得餓就是指魔氣沒了?

        可是,她分明是在吃靈狐,難道靈氣還能當魔氣用?

        他將疑問告知辛芷,可她哪里知道?只是覺得餓了便吃就是了,至于什么魔氣靈氣,能管飽的就是好的。

        沈飛思索片刻,將手指對準辛芷的腹腔,運氣靈力朝她輸送過去,那靈氣暖暖的,帶著清香順著脈絡直達魔核。魔核得了養分開始運轉起來,將那些靈氣逐漸暈染成了深黑的魔氣。

        “還能這樣?”

        兩人對這一發現都很興奮,這樣一來,辛芷可以用自己的靈力維持日常所需,不用到處去偷食靈獸了。夜色漸深,二人才從湖里出來,朝小院走去。

        等兩人走遠后,樹林里竟然發出聲響,微若起身,眼中怒火中燒,她方才走后尋思著不對,便倒回來躲在樹林里,一探究竟。

        果然,沈飛見她走后,竟然從水里拽出個女人。兩人過了招,微若對其印象深刻,看那身形,纖瘦高挑,還帶著個面具,不就是她一直在找的人嗎!

        接著,沈飛將她的面具拿下,皎潔的月光之下,那分明是一張半邊白骨,半邊腐爛的臉!微若咬著后牙,強忍住惡心。沈飛師兄竟然違抗宗門條律,將魔尸藏匿在自己院中!她欲沖上前去將兩人分開,卻不料看到了更讓人心碎的事:沈飛竟然抱住了那個女人!

        他情意綿綿,曖昧溫和地講出自己愿意陪她尋找過去,希望她留在自己身邊的話。

        微若驚呆了,比起沈飛的欺騙,她更惡心那只魔尸!如此骯臟丑陋之人,竟然敢引誘師兄,這定是魔道的計謀!

        她現在閉著眼睛都是兩人相擁的畫面,真是惡心至極,不忍直視!她必須回去告訴師父,這只魔尸是魔修派來的奸細,讓師父重懲她,最好是殺了她......

        可是...沈飛現在被那魔尸迷得神魂顛倒,若師父出面將其懲治,他定會遷怒到自己,對兩人的關系毫無益處.....她沉默半晌,下令眾人撤退。

        一旁的煉藥閣弟子問道,“師姐,咱們不告訴師父嗎?”

        微若聽聞,冷笑道,“我自有辦法,用不著麻煩師父出面!

        深夜,沈飛熄滅了燭火,他躺在床上看著窗外那個坐立在樹梢的身影微微露著笑容,他喊了許多次辛芷可以進屋,可那魔尸說什么都不愿意,只好作罷。

        他尋思著方才的事,魔尸需要魔氣或者靈力支撐他們的身體,在魔窟時,他看見那些魔尸在吸收魔氣,可就人數來說少說也有上萬人,能同時提供這么多魔氣的人,恐怕不止是魔嬰期。

        師父說的對,魔道來勢洶涌,必定是提前計劃好了。這些魔尸的進攻只是開始,后面都是未知。只是不管未來如何,他都決定將辛芷留在身旁,不容任何人傷害她。

        清晨,朝陽慢慢升了起來,云層像是上了色一般,滿是艷紅,沈飛帶著辛芷慢悠悠地下山來到鎮上,這里各種商鋪琳瑯滿目,看得辛芷眼花繚亂。她拉著沈飛這里逛逛,那里看看,有時是賣小食的,有時是賣發飾珠串的,沈飛見她站在一家賣珍珠蝴蝶發卡的攤位上,眼巴巴地看著不走,卻又不敢找他,心下覺得真是可愛的緊。

        他走上前,也沒問辛芷要不要,執意將發卡買下,掀開帷帽往她頭上戴好,只見辛芷眼里盡是粉紅的羞澀,喜歡得不行。

        沈飛輕笑一聲,拉著她的手去藥鋪里買了幾味藥材,他昨晚想了許久,辛芷需要補充魔氣,自己在她身邊自然沒問題,可若自己不在時又怎么辦?

        最后決定,親自做一些藥丸,將靈氣灌進去再給她,若是餓了就吃幾粒,應該可以解決段時間內的所需。只是還得回去問問人,這玩意怎么做才行。

        他一個神劍閣的劍修,哪里會做丹藥,交給煉藥閣的人也不放心。

        正這么想著,忽然聽到身后清脆的聲音在喚著自己,“師兄!”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