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及時火 作者:仙女不脫發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10-11
  •     張鐵牛實在忍不住了,這些賭寮的打手跟街上的混混不同,他不能眼睜睜的

        然而當對上李青悠著急驚慌失措等等情緒卻獨獨沒有意外的眼神,張鐵牛的心咯噔一下,才明白他剛才的行為完全是掩耳盜鈴,她應該早就看到他了。

        繼上次在四寶齋門口之后,這還是他們這么多天第一次見面,雖說兩家是街坊,但在張鐵牛有意躲避下想不見面也不是什么難事。

        誰知道今日見面竟是在這等尷尬又狼狽的情形下?

        一時間羞憤、惱怒、窘迫等等各種情緒沖擊著少年的胸臆,但這些情緒都被他強行壓下去,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把李青悠牽連進來。

        “你算干啥的,俺的事用不著你管,走!睆堣F牛咆哮著撲過去,他本意是想把李青悠推離開這里,結果剛邁出兩步就被一腳踹在肚子上,整個人像蝦子一樣又蜷縮在地上。

        “走,還不快走!睆娙讨瓟嚨母雇,張鐵牛拼命給李青悠示警,用眼神告訴她快走。

        “娘的,臭小子,耍什么花槍,老實點!睅讉打手又是一頓拳打腳踢。

        李青悠又氣又急,想過去幫忙把張鐵牛救出來又礙于體力根本擠不進去,只能朝著剛才拿了她一吊錢的人喊,“你們不是拿了錢嗎,干嘛還打人?”

        那人顛了下手里的銀錢,嗤笑了聲,“就這么點錢,連利錢都不夠,你知道他欠俺們多少銀子嗎,十八兩。想放人行,你立馬拿銀子保證放人!

        李青悠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張鐵牛曾說過他一個月的餉銀也不過一兩銀子,十八兩是他一年半的餉銀了。

        他怎么敢?

        “別,別聽他們胡說……”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張鐵牛抽空喊了聲,“俺,俺不過欠,欠他們三兩銀子唔……”

        一個黑臉大漢一腳踹在他肚子上,啐了口,“放屁,那是本錢,沒他娘的利息啊!

        說著笑嘻嘻的轉向李青悠,“怎么著,小娘子,要不你替他還?”

        這些人窮兇極惡,比山匪還猖狂,仗著背后的東家有權有勢,連官府都不放在眼里。眼見著這伙人把主意打到了李青悠頭上,張鐵牛急的不行,可惜他現在自顧不暇,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兩個人圍在當中。

        “你們,你們放了她,跟她沒關系唔……”

        “臭小子,先顧好你自個再說吧,要說你小子還真他娘的艷福不淺,今兒你要拿不出銀子來,哥幾個可就拿她抵債了!

        一句話引來一陣淫笑聲,幾個人不懷好意的往李青悠身上亂瞄,猥瑣的眼神看的她陣陣欲嘔,之前圍著她的兩人更是邪笑著往前靠。

        李青悠心撲通撲通狂跳,這會她也有點后悔,倒不是后悔替張鐵牛出頭,而是后悔自己的莽撞,早知道就應該去衙門找幾個幫手。

        從這伙人的蠻橫以及他們的言語中也聽得出是有靠山的,但這里畢竟是青山縣地界,有官差來好歹他們也能收斂一下。

        只是,現在怎么辦?

        正當李青悠犯愁要不要拿衛大公子的名號出來嚇唬人的時候,突然余光看到旁邊的房子里冒出陣陣青煙,緊接著就有人驚叫道:“娘的,著火了!

        最先發現的人是圍著李青悠的一個潑皮,他正面對著房子,看到竄起的火苗大驚失色,忙招呼其余人回去救火。

        與此同時,隔壁的幾家也紛紛發現著火了,不少人都拎著水桶奔出來幫忙滅火,這年代的房子都是木頭的,一旦著火會牽連到鄰居,所以沒有人會坐視不理。

        現場一片大亂。

        圍毆張鐵牛的幾個人也顧不上再打他了,都紛紛跑回去滅火。

        真是及時火,李青悠松了一口氣的同時正打算去看看張鐵牛怎么樣了,突然胳膊被人扯住,“姐姐快走!

        再回頭就看到阿弟不知道什么時候跑過來了,正扯著她胳膊往外跑。

        “等一下……”李青悠回頭去看張鐵牛,結果就看到他一瘸一拐的沖進人群里,也就不再管他,拉著阿弟飛快的跑回了家。

        一直進到屋子里,李青悠懸著的一顆心總算落了地,拍著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心有余悸道:“這把火著的太及時了!

        不然怕是會麻煩了。

        阿弟瞄了她一眼,抿了抿唇沒說話,能不及時嗎,火就是他放的。

        他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青悠姐姐被幾個潑皮堵在那里,情急之下就跑到后院放了把火,這才安然回來。

        李青悠休息了一會,又重新拿了一吊錢去買了豆子,晚上姐弟倆吃飯的時候她才察覺到阿弟似乎有點沉默。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李青悠抬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又放在自己額頭上試了下溫度,確定他沒發熱才放心。

        阿弟搖了搖頭,將臉埋在碗里大口大口的吃飯,以掩飾自己的心不在焉。

        今天他在街上看到了魯伯的畫像,這才知道他們分開的這幾個月里魯伯上了清風山,竟然還當上了山匪頭子,難怪他這幾個月來去亂葬崗都沒有看到過他。

        如果當初他們遇到山匪的時候沒逃掉,說不定就能見到魯伯了,只是誰能想得到曾經北地第一高手,父親手下的得力戰將會落草為寇呢?

        也不知道魯伯現在怎么樣了,至少能確定的一點是他沒被抓到,否則街上也不會貼出懸賞告示,現在唯一怕的是魯伯萬一受了傷又得不到及時的治療會有生命危險。

        雖然阿弟極力表現的若無其事,卻還是被李青悠感覺到了他情緒的低落,想著他早上出去的時候還好好的,說不定是跟小伙伴們鬧別扭了?

        心里這么想著,嘴里就問了出來。

        “沒有!卑⒌軗u頭,不想李青悠再追問下去,就轉移了話題,“姐姐怎么會招惹上那些人?”

        這幾個月來他天天跟一幫男孩子東跑西顛的,整個青山縣城幾乎都被他們跑遍了,也知道那里有個賭寮,更清楚那些人不是好人。

        以青悠姐姐的性格應該不會招惹上那些人才對……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