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盛世商妻多嬌媚》-> 第一百零七章 救下周元爾
第一百零七章 救下周元爾 作者:許你一顆星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10-11
  •     在聽到這個聲音時,馬夫的眼眸頓時就亮了:“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說著,馬夫就想要接過楊潤手中的荷包,聽著剛剛那聲音,荷包之中一定有不少的銀子。

        眼

        “有些事情,我想你應該清楚,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睏顫櫟穆曇艉芾,警告著面前的馬夫。

        馬夫連連點頭:“大人你就放心吧,小的嘴巴最嚴了,絕對不會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出去半分!

        楊潤笑了,將手中的荷包扔給了馬夫。

        馬夫一見迅速接過,臉上更是充滿了笑容。

        “行了,你走吧!”楊潤朝著馬夫揮了揮書。

        馬夫在看到荷包中有不少的銀子,連連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然而就在馬夫轉身時,忽然腹部多了一柄長劍,鮮血頓時流了出來,原本還沉浸在喜悅中的馬夫怎么都沒有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什么話都沒有說,整個人直接倒在血泊中。

        而長劍的另一端則是楊潤。

        楊潤將長劍收回,看著已經死了的馬夫,不由冷笑:“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嚴的!

        拿出手帕擦拭著劍上的鮮血。

        一旁剛剛跟隨著馬夫而來的周元爾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目睹了殺人的一幕,心中充滿了害怕,瞪大了雙眸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防止自己叫出聲。

        此時的周元爾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驚魂未定的周元爾在離開的時候卻踢到了一旁的石頭發出了聲響。

        “誰!”楊潤在聽到這個聲音時,頓時提高了警惕朝著周元爾的方向看去,怎么也沒有想到這里竟然還會有人。

        見到自己被發現了,周元爾也不敢繼續在這里待下去,連忙提起裙擺準備逃跑。

        然而剛跑了幾步,原本應該在后面的楊潤此時出現在了面前,手中還提著一柄長劍,長劍之上還有未擦拭干凈的鮮血,那是屬于馬夫的鮮血。

        長劍在月光之下散發著寒光,讓人不寒而栗。

        “沒有想到這里還有一只偷聽的小貓!睏顫櫩粗媲暗闹茉獱,嘴角上揚,“想來剛剛發生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吧,既然這樣,那你就去死吧!”

        “不,我,我什么都沒有看見!敝茉獱柌粩嗟暮笸,雙眸之中更是充滿了恐慌,整個人不斷的后退。

        可是楊潤根本就不聽周元爾的解釋,提起手中的長劍朝著周元爾而去。

        周元爾退到了墻壁,此時已經無路可退,而長劍朝著自己不斷的逼近。

        就在這個時候,曹棟與周時韞同時出現。

        曹棟一把抱住周元爾躲開了楊潤的攻擊,周時韞則朝著楊潤發起了進攻。

        剛剛曹棟在沒有看到周元爾的身影便開始尋找著,正巧碰到了周時韞。在聽到自己的妹妹不見了,周時韞也連忙開始尋找起來。

        好不容易找到了周元爾,卻沒有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的妹妹差點死在了楊潤的手中,攻擊也更加的猛烈。

        楊潤根本就不是周時韞的對手,逐漸的落了下風,最后被周時韞生擒控制。

        而另一邊的山洞中,宋淼淼與顧鉞之完全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已經找他們找瘋了,此時的外面是一團亂。

        醒來的宋淼淼就看到顧鉞之此時躺在自己的身邊,兩人基本上都沒有穿衣服,身上也只是用衣服當做被子蓋著。

        “你終于醒了,身體可有覺得不適?”一旁的顧鉞之在看到宋淼淼終于醒了。連忙松了一口氣,忽然想到了什么,連忙詢問著。

        宋淼淼會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臉上頓時露出了紅暈,什么話都沒有說。

        她隱約的記得在吃過藥之后自己開始控制不住自己,不斷的對顧鉞之進行索取,一想到那個畫面,宋淼淼更是感覺到難為情。

        怎么都沒有想到,用藥之后的自己竟然會那么的瘋狂。

        但顧鉞之卻絲毫不介意,一心只關心她的傷勢。

        不過顧鉞之在看到宋淼淼此時的模樣,瞬間就明白了她的心中在想些什么,將宋淼淼擁入自己的懷中。

        “你當信號了,我一定對你負責的,等所有的事情都結束后,我娶你可好?”聲音十分的溫柔,輕輕撫摸著宋淼淼的秀發,一臉柔情的看著她,等待著宋淼淼的回答。

        在聽到顧鉞之說出這樣的話,宋淼淼頓時感覺到心動。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對于顧鉞之的為人她十分的清楚。

        顧鉞之每次都會保護著自己,幫助著自己,甚至無條件的信任著自己,換作任何一名女子都會心動不已。

        她很想要答應,想要與顧鉞之過余生。

        然而在想到遲勛的時候,宋淼淼卻猶豫了,神色也逐漸的黯淡下去。

        之前自己還沒有嫁給遲勛的時候,遲勛也對自己說過同樣的話。之前的遲勛對自己是那么的好,可是如今呢,對自己最多的只是利用。

        “怎么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你!笨吹剿雾淀档纳裆,半天沒有回答自己,顧鉞之不禁疑惑的詢問道。

        “不用了,我不喜歡和任何一名女子分享一個男人,而且我們只見根本就不合適,今天的事情就過去吧,我也知道你是為了救我的命所以才會這樣做,我也不會放在心上的!

        宋淼淼抬起頭,從顧鉞之的懷中掙扎了出來,垂眸說道。

        就算自己對顧鉞之真的有那么一點點心動那又如何,現實永遠都是殘酷的。

        “宋淼淼啊宋淼淼,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夠對任何一名男子動心,沒有一名男子只得信任!彼雾淀翟谛闹胁粩嗟母嬲]著自己,強壓住心頭的愛意,即使在痛心,也總比日后被傷的傷痕累累的好。

        嘴角不禁露出了意思的苦笑,她現在要做的便是復仇,報復遲府與丞相府。

        顧鉞之看著面前的宋淼淼,那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不禁讓他有些難受。

        不在乎嗎?可是他在乎!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