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雙墳 作者:補天一角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20-10-11
  •     沈天炎的攻擊,根本沒有到我的身后。

        就無故消失。

        

        沒有任何人出手,甚至沒有任何氣機波動。

        就能讓一個五品的真傳弟子的一擊,憑空消失。

        要知道。

        沈天炎的修的道法“大日金焰”,天然就對邪崇鬼魅,有一定的壓制力。

        但是在這朱雀大道,卻硬生生的熄滅。

        他們甚至連什么原因都不清楚。

        “退后!

        張乾大喝一聲,實際上沈天炎也馬上反應過來,他匆忙后退,眼神中露出驚駭。

        而就在沈天炎原本所站的位置。

        一朵無比艷麗的花,帶著濃郁的生的氣息,花瓣晶瑩而又艷麗,呈七彩之色,甚至還向外界散發著,溫潤如玉的毫光。

        只是,它開得快,卻敗得也快。

        連一秒鐘都沒有,它徐徐敗落,直到徹底枯萎,消失在原地。

        而沈天炎看到這一幕。

        整個人眉心沁出大批冷汗!

        他只感覺從生死間走了一遭,有一種死里逃生的幸運感。

        “彼岸花?”

        還是張乾見多時光,在其開啟的一瞬,立刻脫口而出,表示疑問。

        “呵呵,當代玄門,竟然也有認識此物的?”

        我的面前,那婦人溫婉一笑,眼神卻略過一抹殺機。

        “若是真的彼岸花?你以為你能逃掉?不過是一個投影罷了!

        她緩緩站起。

        整個人身上,忽然涌動出一股無法形容的恐怖氣息。

        在這種氣息之下,我感覺整個人的身軀都在控制不住的顫抖。

        而我后面張乾等人,更是同樣如此。

        而一些實力較弱的,他們申請竟然恍惚起來。

        完整的人身立在原地,眼眸卻是逐漸的呆滯。

        “住手!”

        張乾一聲大喝,一道金光從他體表驀然升起,瞬間抵擋在前方。

        “林平、陳元、快些通知諸位前輩,此地有大變!”

        林平領會,立刻間,一道纖細的劍絲,繞過人群,急速遠去。

        而林平本人,前一秒還站在原地。

        后一秒,眨眼間便到了十米之外的遠處。

        速度遠超常人。

        “呵呵,想走?今夜,你們一個人都不能離開!

        她剛說完這句話,就看向一旁的小女孩,柳玫。

        而在我的眼里。

        這個身穿鵝黃衣裙的小女孩,伸出纖細的手指,一手指著面前的玄門弟子。

        唇齒間,蹦出了一個清晰的字眼。

        “回來!”

        下一秒,我才真的意識到。

        為什么紅鸞會說,柳玫,就是這朱雀大道的半個主人了。

        因為就在她的聲音響起之后。

        本來越來越遠的林平,身形驟然停頓,緊接著,他本人竟然不受控制的往后飄起。

        不一會兒,就站在了原地。

        而這時候,柳玫又念了一個“封”。

        剎那間,一道幽暗的透明罩子,無比清晰的凝現在我的眼前。

        而張謙等人,就被這道罩子困在了原地。

        我清晰的看到,這時候偌大的玄門弟子都慌了起來。

        他們紛紛用盡全力,想要逃出去。

        然而,那幽暗的光罩,卻仿佛是世界上最堅硬的材質造成。

        紋絲不動!

        我被這一幕都驚呆了。

        萬萬想不到,眼前這小小的柳玫,竟然有這么恐怖的實力?

        不!

        不是她的實力!

        我清晰的感知到,柳玫本身,并沒有任何的氣機散出。

        她就是一個無比普通的陰魂。

        真正厲害的,是她的語。

        或者說,是她在此地的……

        半個主人的身份!

        “娘親,接下來,是不是應該讓清玄哥哥,恢復記憶了?”

        柳玫做完這些之后,便興沖沖的看向旁邊的婦人。

        而后者,贊許的點了點頭,然后輕輕地拍著小姑娘的頭發。

        “當然可以!”

        他又看向我,“原來,是人皮術?”

        “這種手段,怪不得,……你第一次來的時候,我沒有認出你!

        說著,她忽然走到我的面前,手掌覆蓋到我的臉上,猛地一扯。

        一大團人皮,被扯了下來。

        “真的…真的是……清玄哥哥!”

        旁邊的小女孩發出一聲驚呼,眼淚都要出來了。

        而我,這一刻則是全神貫注的盯著面前的婦人。

        可以保持著沉著冷靜,“你不是柳玫的母親,你是誰?”

        “清玄哥哥,你在說什么?她就是我娘啊!

        柳玫眉眼彎彎,笑著看向我。

        “乖女兒,這人現在還不是你的清玄哥哥!

        “他還是張三生!

        婦人仿佛是故意提醒。

        “你的清玄哥哥,還需要那幅棺槨,才能恢復記憶!

        “你接下來,就把他帶到那幅棺槨去吧!

        “好嗎?”

        我看著眼前的婦人,在刻意擁著引誘的手段,迷惑眼前的柳玫。

        這越加讓我肯定,她絕對不是柳玫的母親。

        然而,我卻沒有有力的證據指正。

        “可是…可是……就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